王宏广:以“两弹一星”精神抓生物技术

当今世界,数字经济方兴未艾,生物经济正在来临,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大大加速了这一进程。国家发展改革委10日发布《“十四五”生物经济发展规划》,明确在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质替代应用及生物安全四大重点领域优先发力。

第一,生物技术引领的生物经济正在加速来临。疫情发生以来,许多国家纷纷加大生物技术与产业的投入,生物经济发展呈现5大态势。一是生物技术不断取得重大突破。基因编辑、合成生物学、器官再生,以及癌症早期发现、长寿药物等新技术、新产品不断涌现。二是社会发展对生物经济产生巨大需求。要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生命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生态安全、气候变化、碳中和等问题,迫切需要生物经济。三是许多发达国家生物经济已占本国GDP的10%。美国医疗支出占GDP的18%,加上生物农业、生物制造、生物能源、生物服务等内容,发达国家生物经济占GDP的比重都超过10%。四是许多国家都把生物经济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培育。2012年美国发布《白宫生物经济蓝图》,欧盟先后发布了2020、2030生物经济蓝图。五是产业界纷纷投资生物医药产业。美国民间投资最多的领域是生物领域。疫情发生以来,生物医药也成为我国风险投资最多的领域。

第二,生物经济不但能够改造自然,还将大幅度提高人类健康水平、延长寿命。生物经济也正在催生许多新业态,生物农业能够生产人造肉、合成淀粉、生长调节剂,抗旱基因有望使10亿亩旱地增产,人类有望彻底告别饥饿;生物制造则会使细胞成为新工厂,生产的抗体药物比黄金还贵;生物能源将部分替代石油,仅我国生物能源的潜力就相当于7个大庆的石油当量;生物技术还在开发生物资源、防御生物恐怖、保障生物安全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第三,围绕生物经济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回顾历史,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都曾经引领过一次科技革命。中国引领农业经济,经济总量曾占世界32.8%。英国及欧洲引领工业经济,欧洲经济曾占世界35%。美国正在引领数字经济,GDP曾占世界25%。未来世界,谁引领生物经济,谁就将引领未来世界发展。因此,1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领导人亲自兼任有关生物技术、产业机构的负责人,60多个国家或地区制定了生物产业、生物经济发展战略与规划,30多个国家的生物医药论文数量超过本国自然科学论文的50%,有的高达60%。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美国的生物霸权已经形成。美国拥有生物领域90%以上的根技术;它的高等级生物实验室数量占全球近50%;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生物资源库;过去20年,美国的生物安全研发经费累计达1855亿美元;它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合成冠状病毒而不留痕迹的国家;它也是世界上唯一拒绝《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的国家。未来,美国的生物霸权很可能像核霸权一样改变世界安全格局。因此,我们需要在生物安全领域集中发力。

第四,我国发展生物经济既有难得机遇,又面临严峻挑战。数字经济的市场规则是“赢者通吃”,生物经济则遵循“多元化”的市场规则。我国生物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大、生物产业门类齐全、生物技术人才规模大,有望引领或共同引领生物经济发展。但必须看到,我国生物技术被“卡脖子”问题比信息技术更严重,90%的化学药品靠仿制,90%的高端医疗器械依赖进口,90%的生物技术“根技术”来自国外,90%的高端科研仪器依赖进口,生物领域还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我国发展生物经济面临着严峻挑战。

为此,我们应像当年抓“两弹一星”一样抓生物经济,把打造一批国际顶尖生物人才作为突破口,完善生物经济法规体系、标准体系、技术体系与产业体系,尽快打造一批“国之重器”。(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生物经济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新著《中国生物安全:战略与对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