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东盟不是美国“对华博弈”的跷跷板

一度推迟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本周在华盛顿举行。美国总统拜登在峰会上致辞称,美国与东盟的关系“代表着未来”;副总统哈里斯则表示,“我们联手就可以防止对国际规则的挑战”。尽管美方在峰会期间没有公开提及中国,但舆论普遍认为,美国现在搞的“多边外交”,往往都让中国成为“不在场的主角”。

人们注意到,东盟国家整体对这次峰会保持了谨慎。柬埔寨首相洪森明确表示“柬埔寨不会在美中之间选边站”;越南总理范明政在华盛顿发表演说时强调,在“独立与依赖”“谈判与对抗”“对话与冲突”“和平与战争”“合作与竞争”之间,越南选择“独立”“谈判”“对话”“和平”与“合作”;印尼总统佐科则希望这次峰会能“为区域和平、稳定与繁荣做出贡献”;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支持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同时,也表示希望这个框架“更加包容”。

东盟国家的谨慎合情合理。今年是东盟与美国建立对话关系45周年,从各个领域看,双方关系都难言“理想”。3月份美国曾以怀疑使用产自中国的光伏组件为由,对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发起调查,给相关产业造成重大冲击。5月初,柬埔寨、印尼和泰国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今年下半年三国主办的多场重要峰会将邀请所有成员国参加,实质上拒绝了美西方施压三国孤立俄罗斯的无理要求。即便是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本身也是一波三折,美方对东盟提议的几个日期一再更改,甚至单方面宣布峰会于3月份举行,引发东盟国家的不满。

这次峰会,美方承诺向东盟投资1.5亿美元,成了峰会为数不多的实质性“成果”之一。但这也是备受国际舆论嘲讽的“槽点”。要知道,美国国会正加紧推动向乌克兰提供400亿美元援助的法案获得通过。但就是这1.5亿投资中的6000万美元,还将被用于“协助伙伴国提升海事防卫”。华盛顿嘴上说着要帮东盟国家发展清洁能源、推动教育和抗击疫情等,实际仍是侧重“安全”以“对抗中国影响”。难怪有新加坡官员对美国一些人说:“你们接近东南亚地区往往只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安全。但亚洲人以贸易为生。”

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表示,美国无意把东南亚或亚洲推向“新冷战”,而是希望“和平且有效地与中国竞争”。这样的外交辞令并不难懂,如果华盛顿的“和平”是把别人推到火坑里来保证自己的“绝对优势”,所谓“有效”则是指以遏制中国为最终目的,那么无论它穿什么马甲,干的都是不受欢迎的事。东盟国家经历过本地区战争与冲突,深知和平的不易、发展的珍贵。避免成为“超级大国博弈的棋子”,大部分东盟国家都有这样的经验和智慧。

美国战略界一直有所谓东盟“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说法,应该指出的是,中国—东盟互为伙伴,不存在“谁靠谁”的说法。互利共赢、开放包容始终是中国东盟合作的底色。东盟2020年和2021年连续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去年11月,中国承诺将在未来3年再向东盟国家提供15亿美元发展援助,用于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而所谓“安全上靠美国”,更多是华盛顿借助虚构出来的“威胁”,给自己的地缘政治野心涂脂抹粉。在华盛顿的唆使下,以前的阿基诺三世政府甘当美国马前卒,挑动所谓“南海仲裁案”,到头来除了拿到一张废纸外又得到什么?

在这次峰会上,美国与东盟承诺于今年11月将双边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有分析指出,这是东盟给美国的“考察期”。大多数亚洲国家希望美国做“加法和乘法,而不是减法和除法”。华盛顿应该倾听东盟国家的心声,而不是一味醉心于零和博弈,把东盟当做“你上我下”的跷跷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