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冰川:俄发动小麦战争? G7的政治噱头

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14日警告称,俄乌冲突正在引爆全球粮食危机,G7国家将应对俄罗斯发动的“小麦战争”。德国外长贝尔伯克说,目前大约2500万吨谷物滞留在乌克兰多个港口,主要是黑海港口城市敖德萨。“如果找不到让乌克兰出口粮食的办法,非洲和中东将有人会被饿死”。而俄外交部则强调西方国家对俄制裁才是粮价上涨的原因。

事实上,俄正在发动“小麦战争”的说法,可以理解为西方试图进一步升级对俄制裁的新抓手,很大程度上只具有政治意义。因为数据显示,乌克兰小麦出口减少的市场份额将很快被其他出口国瓜分。

从当前形势来看,俄乌冲突确实影响到了乌克兰的粮食出口。3月乌出口小麦30.9万吨,是去年同期的一半左右。根据美国农业部5月12日公布的预测数据,2022/23年度乌克兰小麦出口预计将下降到1000万吨,较2021/22年度的1900万吨下降约一半。然而,乌克兰小麦减产造成的空白市场预计很快将被俄罗斯、加拿大以及欧盟等国家填补上。相关数据显示,3月俄罗斯的小麦出口量同比增长了约60%,4月俄小麦出口可能是去年同期的3倍。俄总统普京在12日召开的政府经济会议上表示, 2022年俄罗斯粮食总产量可能会达到1.3亿吨,小麦产量达8700万吨,创历史最高纪录。预计2022年全年俄粮食出口还会进一步增加。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农业部5月12日公布的预测数据,加拿大2022/23年度小麦出口量将增加850万吨,欧盟将增加500万吨。全球小麦总出口量将达到2.05亿吨,较2021/22年度的2.02亿吨还会增加300万吨。由此,今年全球农产品市场出现了一个“奇葩景象”,一边是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在全世界发起“粮食战争”;另一边则是加拿大、欧盟等国在小麦出口方面填补了乌克兰市场空白。在这样的背景下,相关“粮食战争”的说法值得玩味。

实际上,自20世纪60年代的绿色革命以来,全球粮食生产能力已得到大幅提升。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5月公布的预测数据, 2021/22年度全球谷物产量为28亿吨,而2019/20、2020/21年度谷物产量分别为27.2亿吨和27.8亿吨。因此全球农产品供需并未出现结构性变化。从根本上说,当前造成全球粮价攀升的原因并非农业产出不足,而是全球治理紊乱,使得资源配置出现偏差,从而导致“缺粮”。

资源错配带来的“缺粮”推动了全球粮价上涨,使得很多依赖农产品进口的发展中国家都卷入了饥荒焦虑。近期全球至少有35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不同水平的农产品出口管制措施。最新宣布出口禁令的是印度,5月13日,印度宣布对小麦出口实施临时禁令,全球为之哗然。然而这一限制的影响“形式大于内容”。虽然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小麦产量约1.1亿吨,仅次于中国1.3亿吨。但印度也是全球第二人口大国,有14亿人口,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口径,目前印度营养不良人口比例占全国人口的15%。在这种背景下,印度在2020/21年度大致出口了700万吨小麦,约占全球小麦出口量2亿吨的3.5%。因此,印度不仅不是传统的小麦出口大国,更多时候,印度甚至是需要进口小麦的,例如2017年印度就进口了500多万吨小麦。同样,近期一些国家采取农产品出口管控措施,诸如印尼限制棕榈油出口、阿根廷限制豆粕出口,其基本逻辑都是由于国内农业供应不稳定,需要优先保障国内需求。

在当前的全球农产品市场,美国是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无论是从纸面上的农产品贸易量估计,还是俄乌冲突带来的农产品市场重新布局,在利益上均对农产品出口大国有利。

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冷静面对当前各种炒作粮食危机的声音。中国得益于长期在粮食安全方面的积累,同时自身具备强大的农业生产能力。2021年中国全国粮食产量达到6.83亿吨,人均粮食占有量达483公斤,远超国际标准人均400公斤的水平。面对当前粮食市场的波动和信息炒作,中国的粮食储备规模完全可以烫平信息失真,锚定农产品价格。从世界来看,即使目前出现了高粮价,但农产品供需的新平衡将会很快形成,因此对于粮食安全议题,需要居安思危,但又不必过度焦虑。(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