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珍:美洲若“不美”,究竟谁之过?

美国政府16日出人意料地宣布放松部分对古巴的制裁措施,而古巴政府当天发声明表示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有限一步”,但美国并未改变对古巴的封锁和“极限施压”政策。华盛顿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做出此举,很大程度上是着眼于6月5日至8日在洛杉矶举行的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而作出的一个姿态。

作为轮值主席国和会议主办国,美国之前放风说将不邀请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因为这是民主国家的会议”。显然那样做将进一步分裂美洲,因此在拉美-加勒比国家中激起轩然大波。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公开主张,美洲国家峰会必须邀请所有美洲国家参加,一个也不能少,“如果届时有人被排除,墨西哥将只派一个代表与会”。智利、玻利维亚、洪都拉斯、巴拿马持相似立场,加勒比共同体(15个成员国)则宣布如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得不到邀请,将集体抵制峰会。巴西方面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总统博索纳罗“不准备与会”,将由副总统或外长代表。阿根廷总统虽宣布参会,但也要求邀请所有国家。从目前情况看,如果美国拒不接受70%以上成员国的意见,届时它主办的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或将成为创办28年来最尴尬、最分裂、最失败的一次。也是近年来本地区大多数国家对美国说“不”的一次集体示威。

如此众多拉美国家和美国“对着干”,应是白宫政客们始料未及的。事情由筹会而起,龃龉却发自深层,揭示了美拉关系正在起变化,而且是美国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变化。

首先,拜登政府延续且强化特朗普时代开启的“门罗主义回归”不得人心。“门罗主义”出笼199年来,美国在拉美殖民性质的压廹和掠夺,赤裸裸的干涉和霸凌,在拉美人的心灵中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古巴遭受60年封锁,委内瑞拉20多年来被动乱和制裁压得喘不过气来。如今,美国试图挤压中俄,把拉美变成“新冷战”战场,已经成为美拉关系中难以逾越的鸿沟。“门罗主义”的复活与拉美左翼力量代表的民族主义和独立自主倾向的复兴必然发生碰撞。

其次,俄乌冲突喚醒了拉美-加勒比地区国家的警觉。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虽软硬兼施胁迫拉美国家选边站队,但收效甚微,无一国实际参与对俄制裁。其中原因很多,重要的一条是多数国家看清了美国的意图是绑架欧洲、牺牲乌克兰,削弱甚至拖垮俄罗斯。从美拉关系历史看,只要维护霸权需要,美国都不惜诉诸武力或挑动代理人战争,谁知道哪一天,哪一国会成为拉美的乌克兰。历史和现实是最好的教科书,拉美-加勒比国家对美国“拉美战略”本质——自私与霸权的认识日益深化。

第三,美国对拉美-加勒比国家许过很多愿,近两年尤甚,但口惠而实不至,引起普遍反感和疑惑。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日前访问古巴等五国期间,多次批评美国宁可“慷慨”地一掷300亿(实为400亿)美元支持乌克兰打仗,却迟迟不肯落实4年前许诺在中美洲投资40亿美元的承诺,也不肯为墨西哥倡导的“种植生命”计划(帮助中美洲发展种植业)掏一分钱。与此同时,美国政客们还在喋喋不休地抹黑中国同拉美的合作。显然,美国的“援助”是有条件的,而拉美-加勒比地区国家的前途在于自主发展、联合自强、共赢合作。

第四,拉美国家对美国在此次峰会上想干什么心知肚明,道不同不相为谋。毫无悬念,本次峰会第一议题是反俄制俄,胁迫“美洲国家”跟着美国发声行动,把“美洲峰会”变成“美国峰会”。所以一定不能让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参会,因为他们会“搅局”。但事实是,大多数拉美国家都与俄合作较密切,更无利害冲突,不愿选边美国与俄作对。

另外,美国还希望争取墨西哥和中南美洲领导人通力合作,解决大量涌至美国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问题。墨方和中美洲国家一贯坚持通过发展经济缓解移民潮,要求美国变“驱赶”为援助,并无意在此会上为美国解套。

美国原想借此次“美洲峰会”重塑自己“领袖地位”,并动员本大陆国家为“西方集团”冲锋陷阵,没料到遇到强大阻力。会期在即,如果华盛顿坚持分裂谬政,多国必将抵制,作为东道主的美国面临的将是“美洲”“不美”的窘状。(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