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欧洲能源困境根源在美国

自俄乌冲突爆发,不仅全球安全尤其是欧洲安全面临严峻挑战,世界经济也受到剧烈冲击,短期内表现最为直接的是全球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出现供应链危机。伊朗石油部官员日前表示,全球原油供应链瓶颈引发能源价格飙升,伊朗正在考虑向欧洲输出天然气的可能性,但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一些西方媒体据此热议伊朗是否会成为破解欧洲能源困境的“钥匙”。

当今全球能源危机风险加剧的根源并非供应不足,而是军事冲突、大国博弈特别是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制裁与反制裁综合作用下的结果,同时更与美国中东政策陷入困境特别是伊核协议谈判久拖不决,海湾阿拉伯国家不再听从美国号令密切相关。

眼下,美欧对俄罗斯进行全方位制裁,但欧盟又希望俄罗斯继续满足欧洲的能源需求,不得以油气能源为武器反制欧洲。欧洲的能源困境不仅与俄乌冲突密切相关,而且与美国长期制裁伊朗,使伊朗的油气产能受到抑制紧密相连。伊朗近期不断向美欧传递信息,即伊朗可以在当前的特殊背景下部分满足欧洲的油气需求,实际更希望能够达成伊核协议,使伊朗彻底摆脱制裁,进而更充分释放油气产能。

但伊朗方面也表示,即使西方与伊朗达成伊核协议,德黑兰也不打算与俄罗斯在石油市场上进行竞争。这一态度表明,尽管伊朗希望补位欧洲因对俄制裁出现的能源供应缺口,但伊朗也清楚在伊核谈判和中东地区事务中离不开俄罗斯的支持。

综合来看,欧洲能源困境根源在于美国的欧亚政策。

首先,由于在美欧关系中处于“从属地位”,欧洲日益沦为美俄博弈牺牲品。俄乌冲突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在控制欧洲和遏制俄罗斯两个方向发力,进而把欧洲、乌克兰、俄罗斯纷纷拖入泥沼。在控制欧洲方面,美国极力推进北约东扩,使欧洲出现欧盟与北约并行发展的扭曲格局,进而借北约东扩弱化和侵蚀欧盟的作用。在遏制俄罗斯方面,美国不断推动“颜色革命”和乌克兰加入北约,挑战俄罗斯的安全底线,直至乌克兰陷入当前的悲剧处境,而乌克兰又恰恰处在俄供应欧洲油气管道的中枢环节。欧洲在安全上进退失据、不得不听从美国号令,在能源供应问题上更是哑巴吃黄连,根本无力自主把握自己的命运。

其次,美国不断通过地缘政治操控欧亚能源格局,欧洲各国和俄罗斯甚至是土耳其等国都深受其害。在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一书中,欧亚枢纽国家如乌克兰、土耳其、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或者本身为重要能源生产国,或者在油气管道建设中处于枢纽地位。布热津斯基直言不讳地建言美国必须控制欧亚能源的生产和运输,否则美国将失去对欧亚大陆的主导权。近年来,欧洲与俄罗斯本已形成相对成熟的运输管道安排,但2014年爆发乌克兰危机和当前的俄乌冲突完全使俄欧既有的安排遭遇颠覆性冲击,这也是德国此前一直不愿意放弃“北溪-2”油气管道,但又无可奈何的根源所在。

此外,美国还不断挑动能源地缘政治博弈。例如,美国不断挑拨东地中海国家的油气资源斗争,特别利用土耳其与相关国家的矛盾进行挑唆。美国曾表示支持土耳其、以色列建设东地中海—欧洲油气管道,但不久前又出尔反尔、不再提供支持。目前,土耳其和高加索地区国家力图在欧洲油气管道建设上发挥作用,这也势必触发美国的进一步反应。

全球能源供需格局始终都与地缘政治密切相关。近代以来的能源地缘政治主导权一直操控在西方手中,进入当代则由美国霸权所主导,石油美元也成为美国霸权的特有表现和特殊机制。在此过程中,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但能源政治的主导权依旧掌握在美国手里。美国的主导权既来自在能源领域对供需格局及价格的操控,更离不开集团政治、联盟政治等地缘政治手段。这在当前,则表现为美国在俄乌冲突、美欧俄博弈、伊核协议谈判等一系列地缘政治博弈中的影响及操控。而乌克兰和欧洲,都沦为了美国霸权的“耗材”和牺牲品,俄罗斯和伊朗自然也受害不浅。

当然,越是加紧操控越暴露出美国霸权的相对衰落,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家敢于置美国的号令于不顾便是明显的信号。俄乌冲突不仅关涉美国霸权和俄罗斯安全,更关系到欧洲的命运。从这个角度说,历史上不乏理性和智慧的欧洲确实应该醒醒了。(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