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建学、孙文竹:日本政客没有资格界定“地区现状”

近来,日本政客跳得挺高,频频在国际上借俄乌危机碰瓷、影射、抹黑中国,渲染“不能允许印太地区出现类似乌克兰危机的局面”“强烈反对中国在东海及南海凭借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等舆论,甚至还打着“维护台海和平”旗号勾连“台独”分子,妄图插手台湾问题。日方打的是“维护现状”的旗号,行的却是拱火生乱的勾当,颠倒黑白、祸水东引、浑水摸鱼的意图明显。正如美国政客无法垄断“民主”“人权”“规则”等概念的定义权和解释权一样,日本也没有资格去界定“地区现状”。

众所周知,当前东亚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合法秩序是在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得以安排和确立的。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终战诏书》,宣布接受《开罗宣言》及《波茨坦公告》等要求,并无条件投降。《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文件明确规定,日本将其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无论是台湾岛,还是作为台湾附属岛屿的钓鱼岛,都是中国固有领土。二战结束后,中国政府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国际法律文件,收复台湾及其附属岛屿,派军政官员依法公开收复西沙、南沙群岛并派兵驻守,恢复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权。长期以来,作为全球贸易大国和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坚定捍卫南海作为国际航运动脉的畅通安全,主动提供海上公共产品,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也从未存在任何问题。近几年,尽管有个别域外国家的军舰不时打着“航行自由”旗号,到南海来炫武力、“秀肌肉”,但中国与其他南海沿岸国依然密切合作,坚定防范南海地区多年和平与安宁的现状被打破。

多年来,日本自身一直试图单方面强行改变地区及国际现状。明治维新后,日本走上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先后发动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幻想着构建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给亚洲国家和人民造成深重苦难。二战后,日本将受到的应有惩罚归因为“战败”所致,从未真正忏悔过作为亚洲战争策源地的罪责,也从未真正反省过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暴行,更从未在道德上与对外扩张争霸的思维彻底切割。

时至今日,仍有不少日本政客将对外扩张史引为“国家荣耀”,不断伺机挣脱“战后体制束缚”,以恢复昔日“大国地位”。正是这种扭曲的心态,使得日本不愿客观正视台海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不愿客观正视战后东亚地区保持长期和平发展的现状与秩序,反而执念于妄图借助外力在钓鱼岛问题上翻案。2012年,日本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韪,罔顾《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文书及二战后确定的东亚秩序,单方面宣布钓鱼岛所谓“国有化”,导致中日关系跌到低谷。

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随着中日综合国力逆转,日本对华心理优势不再,心态逐渐失衡。这时,语焉不详的“凭借实力改变现状”成为日本政客抢占舆论制高点、宣扬围堵遏制中国的万能借口。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及国际格局“东升西降”历史大势,日本政客开始偷换概念,将中国国力发展壮大的客观现实描绘成“中国改变印太地区的现状”,企图污名化中国正当的发展建设,为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群体性发展罩上紧箍咒。

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一种秩序,那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只有一套规则,那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近年来国际形势演变已经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在自身衰落危机面前,美西方打着维护所谓“自由开放秩序”旗号,行霸权霸凌之实,对广大发展中世界搞政治干预、地缘威胁与资本收割。正如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瓦尔特所说,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在认为国际秩序不利于自己之时,就按自己意愿忽略、逃避或改变秩序,这哪里是基于规则、维护秩序,分明是“强权即公理”“胜者通吃”。这本质上是要以牺牲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代价,以“集团政治”维护少数国家、少数团体的利益与特权。

因此,当日本政客开口闭口炒作所谓“地区现状”的时候,他们内心的小盘算就已经暴露无遗。中国当然会继续和大多数地区国家一道,坚定捍卫反法西斯战争和挫败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维护亚太地区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大局。日本政客通过制造舆论带节奏,妄想借此遏制中国的图谋不可能得逞。(作者分别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所长和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