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监控中国渔船只是“前菜”?

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峰会日前在东京举行,这也是四国领导人第二次线下会议。从会议讨论内容看,涉华议题无疑是焦点,尽管联合声明中避免直接提及“中国”。例如,联合声明公布的“印太海域态势感知伙伴关系”(简称IPMDA)倡议,打着“与区域伙伴合作应对人道主义、自然灾害和非法捕鱼”的旗号,直接针对中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海洋活动。美日印澳提出的这一倡议,到底会带来哪些影响?

根据此前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披露的内容及四国官方的相关信息,该倡议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基于商业遥感卫星数据的船舶跟踪系统,以打击中国渔船的非法捕捞活动”。表面上看,中国渔船这次被点名,居然成了“四边机制”的直接针对的对象。实际上,“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捕鱼”(IUU)是世界性难题,需要无差别的共同努力。中国渔船可能存在上述情况,对此中国政府也从不避讳,并采取了很多切实有效的行动。中国农业农村部多次与外交部联合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海关总署、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部署打击IUU渔船,通过加大罚款、没收渔业船舶和取消相应资质等措施,规范和限制中国远洋渔业的活动。而且,我们已主动在部分公海区域进行自主休渔。

但事实上,中国的渔船不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乃至全球最多的,远洋渔船数量更是有限,大约不到3000艘,渔获也不是最多的,作业方式更不是最激进的。从趋势上讲,随着中国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以及主管部门和执法机构的管控意识越来越强,中国IUU渔业活动呈现出明显下降的态势。而美日印澳戴着“有色眼镜”和一贯的偏见,更重要的是对所谓“中国威胁”日益病态的焦虑,似乎对其他国家的IUU渔业活动毫不关注,专门找中国渔船的麻烦。“四边机制”在安全方面的首次实质动作居然是针对中国渔船,这怎么看都像一个笑话。

究其实质,这个倡议是要通过所谓的“信息共享”,在国际上发起新的“污名化中国”的行动。中国远洋渔船主要有两类,即在公海作业的大洋性远洋渔船和在合作国家管辖海域作业的过洋性远洋渔船,绝大多数的渔船活动是合理合法的。但这类态势跟踪系统可能不会考虑中国在这些区域的合理合法权益,只会去披露中国渔船的所谓“异常行为”。通过这些数据在国际上营造“中国渔船无处不在”的印象,制造“中国渔船破坏渔业资源及环境、中国通过渔船胁迫其他国家”和“中国渔船在其他国家管辖海域非法活动”等话题,抹黑中国渔船的正常活动,给中国造成更多的外交摩擦和国际舆论纠纷。

有分析人士担心,监控渔船很可能只是“前菜”,该倡议未来可能会将对中国公务船、海警船及军舰的监视纳入进来。因为从技术而言,美日印澳的这套系统若能跟踪渔船,就能跟踪其他船只。美日印澳军方未必会稀罕这类民用系统的数据和信息,但对于印太地区的其他国家而言,可能会是新闻。由于受制于法律和保密问题,美日印澳军方要将其掌握的中国公务船和军舰的活动信息分享给其他国家并不现实,而根据IPMDA倡议开发的民用系统则不会有这方面的障碍和顾虑。因此,未来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务船和军舰的新闻及信息,出现在该地区的国家外交文件或媒体中。美国等国很可能会将中国军舰正常的通行活动解读为,“瞧,中国军舰正在接近你们的海岸”。这些信息有时会误导相关国家的决策,更会在这些国家形成负面影响,刺激地区局势的无谓紧张。

目前来看,美日印澳发起的IPMDA倡议和正在建设的船舶跟踪系统,还不至于直接对中国国家安全和中国的海洋活动构成重大影响,但其更险恶的目的可能在于,基于数据信息的外交操作和舆论炒作。通过进一步放大“中国威胁”,意图从根本上解构中国海洋活动的合法性。即便不能完全达到目的,这些虚假信息和片面叙事,也会给中国的外交和国际舆论制造一些干扰。在IPMDA倡议的相关消息发出后,有西方同行评论称,“这提供了印太地区急需的海洋安全公共品”。问题是,既然是安全公共品,为何专门针对中国? 海域态势感知理应是中性的,它需要各国官方、智库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努力,其价值在于促进和平,而非刺激对立或冲突。而IPMDA这种搞小圈子、挑动阵营对立的做法,只会推动国际海洋秩序走向竞争与冲突。

近年来,中国在该地区正常的渔业、测量和军事等海洋活动遭到了美日印澳等国越来越多的炒作、质疑和干扰;相反,这些国家却执意在中国周边增加力量存在和活动,同时污蔑中国反应过激、不遵守航行自由原则。这还不仅仅是“双标”的问题,实质是要剥夺中国和平利用海洋的权利。对此,我们决不能等闲视之。(作者是“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