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浩:试图人为切断区域经济联系,只是一股逆流

世界经济论坛年会23日在瑞士达沃斯正式拉开帷幕。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世界各地蔓延,俄乌冲突加剧世界分裂和各大战略力量对抗,而美国还在竭力构筑所谓高科技的“小院高墙”和产业布局的“平行体系”,在世界经济结构中制造区隔和分离。一个严峻的问题提到了以推进经济全球化为目标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全球化进程还能否持续下去?

从宏观历史来看,全球化是自近代以来人类社会演进的一个大历史进程。在文艺复兴及启蒙运动推动下,欧洲国家以其工业实力,通过新航路开辟和地理大发现,把世界真正联系到一起,推动了第一波全球化浪潮,这是一种基于权力的线性全球化。二战结束后,美国主导建立了联合国,也推动组建了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它所领导的西方“七国集团”更成为设定世界经济规制的核心平台。西方发达国家通过攫取世界资源和全球产业布局,维持了自身的经济优势,美国则凭借其超强实力,收割全球化发展红利。因此,2005年美国学者自信地宣称“世界是平的”,以表述由西方主导的这种平面全球化状态。

随着中国逐渐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以及其他发展中大国通过承接发达国家的产业分工,加强相互间的经济合作,实现了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金砖国家峰会”和“二十国集团”成为世界经济中的有效协调机制。全球化进程更加广泛而深入。

在21世纪的国际关系全球化和区域合作一体化进程中,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基础被侵蚀。美国的亚太盟国更倾向于与区域内国家推动建构东亚经济共同体,欧洲国家也在能源、粮食供应和产业连接方面加强与俄罗斯联系。各大洲还建立了相互协调机制,如亚欧首脑峰会、亚非合作论坛、上海合作组织等,一种全球性的跨区域和区域间合作网络正在形成。就连美国主导建构的“亚太经合组织”也超越美国的掌控,设定了未来建构“亚太自贸区”的方向。近十年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 “世界经济论坛”,则一直对全球化发展趋势持积极态度,甚至在中国、印度、南非等发展中国家举办“夏季达沃斯”的年度分论坛。美国在亚欧大陆的主导力显现出弱化趋势,甚至对其传统盟国的经济牵引力也显现出疲态。

曾积极推动全球化进程的美国,如今却树起了反全球化的大旗。美国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曾试图建构新的经济平台,在亚太地区强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欧洲则力促“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以支撑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领导力。但特朗普总统却采取单边退群行动,在“美国第一”的口号下对多国挥舞关税大棒。拜登上台以后,进一步推动逆全球化行为,通过联合其核心盟友,试图搞所谓的“小院高墙”,隔绝中国与发达国家在“关键技术领域”的高科技产业连接,同时在未来的数字技术,建构一个排他性的“平行产业”。美国的战略意图是,打乱在亚太区域已整体运行多年的经济合作机制,重构美国治下“无缝的太平洋”的主宰地位。

然而,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仍秉持“多方参与及友好合作交流”的方式推动全球化,将“历史转折点:政府政策和商业策略”设定为主题。与会的各国政要和商业领袖,就全球合作、公平经济、工业4.0、科技创新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显然,美国采取的阻隔全球协作的霸权主义行为,与主流议程对照,显得格格不入。

目前,国际社会正以区域一体化为基础和以区域间合作为联结,向立体的全球化方向推进。华盛顿试图人为切断区域内经济体之间自然紧密的融合关系,阻隔区域间已形成的相互协调合作的网络建构,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倒退行为。全球化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发展大趋势。在动荡的国际变局中,中国提出了促进国际经济更加平衡协调包容的“全球发展倡议”,以协作、开放和融合的方式,与世界各国共同驾驶新全球化这艘大船行稳而致远,绕过暗礁险阻,消除各种障碍,推动构建开源而开放的世界经济体系。(作者是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全球治理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