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应对美国枪击案展开调查

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总统拜登夫妇来到得克萨斯州罗布小学大规模枪击案现场,向遇难者献花,这起造成19名儿童在内共21人死亡的校园惨案给美国社会带来的悲痛远未消散。仅12天前,拜登夫妇还在另一起大规模枪击案的现场——位于纽约州布法罗的一家杂货店悼念该案的10名遇害者。而就在这个周末,全美又发生多起枪击事件,至少造成6人死亡,30余人受伤。

与此同时,随着罗布小学枪击案更多细节的披露,舆论的怒火越烧越旺。据报道,枪击案发生时,多达19名警察在学校走廊等候近1小时才进入枪手藏身的教室,导致“一些孩子在等待警察时因流血过多而死亡”。《纽约时报》以“连儿童都不愿保护,美国算什么文明国家”为题,直斥美国精英所谓“文明”的虚伪;拜登也发问,“在世界其他地方很少发生像美国这样的大规模枪击事件,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忍受这样的屠杀?为什么我们要让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 

然而在这个自诩“灯塔”的国度里,舆论的喧嚣、公众人物及政治人物的谴责表态,都难以转化累积成美国体制对控枪改革的行动力。美国枪击案越来越多,就像是在腐肉周围越聚越密的黑蚂蚁一般。2022年尚未过半,已经有包括650名儿童在内的超过1.7万名美国人死于枪支暴力。有西方媒体认为,美国社会已经在一次次的枪击事件中变得“麻木”,枪声大作后依然一切如常堪称“美国特色”,而美国民众只能凭运气躲过随时袭来的子弹。

美国政治的撕裂又加剧了这样的悲剧。人们看到,“仪式感”正在替代真正的反思,成为一个个惨案的“标配”。防疫不力导致上百万人死亡,降半旗;房屋倒塌搜救缓慢,降半旗;枪击案导致大规模伤亡,也降半旗……总统和各路政客做出悲痛的表态,喊两嗓子“够了”和“改变”,军火老板在慈善晚宴上再“自罚三杯”,好像就交代过去了。接下来两党各执一词,这些悲剧变成了政党恶斗中攻击对手的武器,至于问题本身,它已然成为被踢来踢去的皮球。

除了枪支管控乏力,枪击案也凸显了美国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如贫富差距、种族歧视、毒品泛滥、社会治安等等。美国体制对彻底化解这些问题同样是无能为力的,或者说根本就缺乏兴趣、动力和勇气。反对控枪主张的背后是强大的利益集团和美国社会对枪支传统认识的惯性,美国步枪协会在美国政治中的巨大影响力,令每一个政治人物望而生畏,民众权益总是在给政治利益或“政治正确”让路。这正是美国体制的内在逻辑。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内部问题日益突出的时候,它却加强了对外的攻击性,这是另一个层面的恶性循环。美国副总统哈里斯28日出席布法罗枪击案遇难者葬礼时表示,美国正在经历一场“仇恨大流行”。她不愿意说、也不方便说的另一面事实是,美国对外也在经历一场“敌意大流行”。就在这两天,华盛顿还念念不忘就“新疆人权”制造“世纪谎言”,肆意攻击抹黑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对中国的访问。他们可能没想到,巴切莱特在结束访问的记者会上,把最长的回答留给了美国枪击案及其背后的种族歧视问题:“总有人认为自己比别人优越,认为自己有权杀害他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一再证明,包括枪击案在内的“灯下黑”,是美国所谓“灯塔”不敢也不愿照射的人权痼疾。解决这个问题,靠一场场自我感动的“仪式”不行,拿着“人权”当武器扫射别国更没用。我们敦促美国政府,拿出实际行动解决自身严重的人权问题,不要再当人权“双重标准”的反面教材;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尽快对美国存在的人权问题开展调查,不能让美式霸权掩盖其斑斑劣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