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毒瘤”加剧美国社会撕裂

近日,英国《卫报》刊登题为《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100万,高于其他任何国家》文章。文章写道,这场疫情凸显美国社会中长期存在的种族和族裔健康差异,因为无论是从感染率、住院率还是死于新冠肺炎的比例来看,美国黑人、拉美裔和原住民的相关数字有时是美国白人的两倍。这些结果的背后推手包括有色人种无法获得与白人同样的住房、就业和医疗机会等。

种族主义根深蒂固,已经成为了美国难以根除的社会毒瘤。比如,前不久,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0人死亡、3人受伤,枪手为18岁白人男性,死者均为非洲裔,事件就再次引来了强烈关注。5月28日的悼念仪式上,美国民权人士就曾痛斥美国枪支暴力泛滥以及种族主义造成的恶果。再往前看,美国总统拜登也曾将此次事件宣布为“贯穿我们政治体系的白人种族至上”所引发的“国内恐怖主义”。

说起来是一套,做起来又是一套,这就是美国。在《独立宣言》中,美国曾向全世界人们宣告“人人生而平等”。然而,层出不穷的种族歧视事件却狠狠地打了美国一些政客的脸:经过多年发展,美国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种族主义却在全美各地游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黑人、拉美裔和原住民的种种经历就再次表明,“生而平等”只存在于口号之中,美国依然是种族主义横行的庇护所。

横行肆虐的种族主义,越来越成为了众矢之的。先前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就曾坦言,不同族裔间的卫生健康状况不平等凸显美国社会的“失败”。拜登也表示,“白人种族至上是毒药”,后者“不该在美国存在”,并誓言“邪恶不会赢,仇恨不会获胜”。也不仅如此,美国在世界上树立的巨大反面榜样,还长期误导、纵容甚至鼓励着一些地区一些群体的种族主义行径。

历史不会忘记,早在1921年,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就发生了一场针对黑人的大屠杀,数千名白人暴徒袭击了美国黑人社区格林伍德,更有甚者出动双翼飞机、携带土制炸弹,对该社区展开狂轰滥炸。然诡异的是,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仅为30多人,且没有暴徒被起诉,遇害者亲属和幸存者也未得到赔偿,残酷真相长期被美国政府掩盖。如此这般对待种族暴力事件,又谈何解决种族歧视呢?

先前美国进步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白人家庭财富中位数为18.9万美元,而非洲裔家庭的财富中位数仅为2.4万美元。两者相对比,中间差了将近8倍。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这种差距正在进一步扩大。拜登曾发表公告称:“美国联邦政府必须清算和承认它在剥夺黑人社区财富和机会上曾经扮演的角色”。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正视事实,解决好危及“后院”的种族歧视问题,而不是到处“甩锅”,不仅无效也于事无补。(贾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