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 詹姆斯·劳伦斯:澳中关系出现改善萌芽?

“中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让我们彻底搞明白这一点。”澳大利亚国内的对华“鹰派”肯定不认同这一点,他们声称这是在“放大北京的主张”。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表示,“中澳关系这几年陷入困境的症结,在于澳国内一些政治势力执意把中国视为对手而不是伙伴,把中国的发展渲染成威胁而不是机遇,这导致澳多年奉行的积极务实对华政策出现了大幅倒退”。

澳大利亚民众听到的本文开头这段话,并非来自北京的干预,并非来自于受到中国市场利益羁绊的悉尼或珀斯的企业界领袖,同样也并非来自更早的、澳中关系更加良好的时期。

时间是在2020年10月,说这段话的是澳大利亚前国防军司令安格斯·休斯顿。那时距离中国与澳大利亚政府高层官员对话暂停,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时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大麦和牛肉出口也遭遇了严重影响。

彼时,安格斯·休斯顿敦促堪培拉尽快找到修复澳中关系的“密码”。澳大利亚不仅需要中国这个重要的经济伙伴,中国也不会就这样走开。相反,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安格斯·休斯顿说:“我们最好找出与他们相处的最佳方式”。

但是,在不久前结束的澳大利亚大选中失利的莫里森政府一直就没有找到过修复澳中关系的“密码”。更加糟糕的是,在任期内的最后18个月里,莫里森在外交方面鲁莽行事,错误的战略盘算,对中国的强硬姿态,最终引发了澳国内政治的反噬。

相比较而言,阿尔巴内塞领导的新一届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展现出新的动向,他们懂得安格斯·休斯顿的用意。专业的外交行动迅速得到恢复。来自双方的努力意味着,关系改善轨迹的萌芽已经显现。

在就任新一任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之后,肖千一直在以乐观的语气谈论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双边关系。就在本月早些时候,他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与阿尔巴内塞政府交换意见,“中方愿同澳新政府一道,共同为推动两国关系重回正轨作出努力”。而且,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在阿尔巴内塞总理就职当日就发来贺电。阿尔巴内塞对中方这一姿态展现出欢迎,并向李克强总理致复谢信。

此外,澳大利亚新任外长黄英贤与中国外长王毅之间也有类似的互动。

上个周末,澳大利亚防长马尔斯同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对话会期间举行了会晤,这是自2019年11月之后澳中之间首次部长级会晤,两位防长坐在一起谈了一个多小时。

对于马尔斯而言,抓住这一机遇并非没有政治风险。在大选期间,马尔斯曾被批评人士挑出来攻击,莫里森更是离谱地诽谤他此前曾为中国政府鼓吹。

马尔斯说,与魏凤和的会晤结束后,“我们两人都感觉到,我们希望双边关系得到改善。”他还强调,接下来,“我们将基于尊重与中国方面展开接触,要承认中国对我们而言是拥有重大利益的国家。”

与前任国防部长彼得·达顿不同的是,马尔斯拒绝在涉及台湾等敏感问题上陷入到假设之中。他表示,澳大利亚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其中包括“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法雷尔在本周于日内瓦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期间提出,希望同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举行会谈。

在近年来澳中双方政治互信崩塌之后,可以理解的是,北京依旧对堪培拉的意图心存疑虑。恢复相互间信任是需要过程的。阿尔巴内塞曾表示“是中国改变了”,这或许会令人感到难以接受。毕竟,特朗普政府制定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提出,华盛顿所期望的中国最终状态是,“在其自身所处地区永远服从于美国”。而莫里森政府的一举一动都表明,当时的澳大利亚支持这一目标。

尽管澳大利亚新一届政府表示“将不畏惧采取符合国家利益的政策立场”,但没有证据表明,堪培拉现在比亚太地区某些国家更加对华充满敌意。如今,我们是时候拥抱积极势头。(作者是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