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华:香会透出亚太安全新变局

为期3天的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落下帷幕。香格里拉对话会作为美西方精心打造的对话机制,近年来已发展为“美西方主导、亚洲为主场、中美为主角”的亚太多边安全对话与交锋博弈重要场所。从今年香会来看,在百年大变局、世纪大疫情和俄乌冲突仍在继续叠加交织的背景下,各国对安全与和平更加关切,对稳定与发展更为迫切,对交流与合作更为期待。与此同时,美西方国家的战略“焦虑感”也显著上升,借会议“拉圈造势”,出台新步骤施压中国,强化对华围堵遏制态势十分明显。尤其是美国防部长宣称要围绕“自由开放的印太”实施“未来步骤”,日首相为日本“再军事化”兜售其“岸田和平构想”,透露出亚太安全正面临新的重大变局。

一、美国战略和作战重心进一步压向亚太,剑指中国

此次香会上,美防长奥斯汀在大会发言中多次强调,“印太”是美国的战略重心,“引领21世纪的发展轨迹”。实际上,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对华“战略竞争”,再到拜登最新的对华“三点论”,美国战略长期关注点在亚太,聚焦点是中国。这条主线和焦点一直没变过。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奥斯汀此次罕见提出,“印太”在美国军事战略中“占据核心地位”“‘印太’地区是美军作战的优先战区”,这种表述在美国可查的对外军事战略文件中尚属首次,标志着美国对亚太的定位正经历两重深刻变化。一个是推动亚太从“重要地位”彻底转变为“核心地位”,一个是推动亚太从“战略重心”加快向“作战重心”转变。根据奥斯汀的发言,美为推动亚太定位的重大转变,重点加强四个方面:一是将亚太打造成美国海外部署力量最多的地区。目前美在亚太驻有30万人,远超当前俄乌冲突下美国在欧洲部署的10万兵力。二是加大在亚太地区的投入以争夺军事技术优势。美将投入1300亿美元用于“印太”地区的先进军事技术研发,这是美军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防研发预算开支。三是加大在亚太地区的实战化威慑。投资61亿美元加强“太平洋威慑倡议”,开发隐形飞机、无人平台、远程精确火力以及高能激光器等新兴作战能力。四是首次明确亚太为美国海外首要战场。奥斯汀在发言中还大打“台湾牌”“南海牌”、离间东盟、挑拨中印关系。从他的一系列举动看,美国似乎在极力找到如法炮制乌克兰危机、拱火亚洲的“兴奋点”。可以预见,下步随着美“印太战略”未来步骤的推进,其在亚太的战略投入将越来越多,针对中国的竞争对抗会更加激烈。

二、美国推动编织“印太”联盟组织体系,扩大压实对华多层包围圈

以联盟组织的方式打压遏制新兴国家、维护霸权地位,是自罗马帝国以来西方霸权国家的典型做法,也是不变的战略。目前,美国对中国也不例外。奥斯汀在发言中强调,联盟和伙伴关系是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力量。为了打造强大紧密的联盟组织体系,他明确提出四大举措:一是巩固强化现有双多边联盟体系及其功能;二是以争夺军事科技优势作为大国竞争的关键,加强联盟间国防合作和科技共享。比如,指出“印太经济框架”的核心是维护联盟国防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奥库斯”(美英澳三边联盟,AUKUS)的更高使命是开发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三是加强联合演训的复杂性、联合性和规模,以提升联盟行动实战化水平。四是强调联盟间“以新的、灵活的、定制的方式进行合作”。重点是在保持与传统盟友双边合作基础上,推动建立以美日澳、美英澳三边联盟为新枢纽,以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为支撑,以北约与印太盟国间更紧密合作为补充,大力扩充和压实对华多层包围圈。美国对联盟组织的痴迷与借重,预示着其会不断拓展在亚太地区结盟范围、花样,以打造具有对华全面竞争优势的“印太”地缘格局,这无疑会增大引发地区“新冷战”风险。

三、日本正成为破坏亚太稳定的恶性变量,直接威胁地区安全

在香会开幕的主旨演讲中,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把矛头直接对准中国,含沙射影指责中国“破坏国际规则”,大肆渲染“中国威胁”,目的在于兜售其“岸田和平构想”幌子下的日本“再军事化”论,既企图给大会定调定向,又想借机为日本“军事松绑”、提升军力制造舆论。岸田在演讲中提出了实现“构想”的“五大支柱”,即维护和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从根本上加强日本防卫能力、促进实现无核武世界、推进联合国改革和加强以供应链安全为重点的经济安全。他的这套说辞冠冕堂皇,但背后难掩其推动日本重新武装、觊觎核武器发展、寻求政治大国地位及谋求联合制华的真实动机。一个时期以来,日本一直在“国家正常化”这条道路上“裸奔”,但以此次所谓“岸田和平构想”为标志,日本正变异为破坏亚太稳定的恶性变量暴露无遗。尤其是岸田提到今年底日本将制定新的“国家安保战略”,实现防卫预算增加一倍、达到GDP的2%,要“在5年内从根本上提升日本防卫能力”。这对亚太而言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日防卫大臣岸信夫在第二天的发言中还进一步指出,“从根本上提升日本防卫能力”的重点是“具备反击能力”,即“对等打击能力”。岸田和岸信夫都强调,要拓展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推动美日澳、美日韩三边军事合作。6月13日,就在香会结束第二天,日本就派出以准航母“出云”号为核心的最大规模海上编队横跨印太海域,进行军事演练。日本这一系列动作预示着,其正加速朝着“军事松绑”“武力提升”的方向狂奔,极力充当美“印太战略”在亚太拉帮结营对抗中国、制造紧张的“马前卒”,其下步在亚太针对中国的行动将更具主动性、挑衅性和冒险性。

四、美盟国家共打“台湾牌”,台海局势面临的变量系数在增大

台湾问题是影响中国安全环境的重大因素,也是美盟对华进行牵制、制造事端的一张牌。此次香会期间,一个重要的动向是美盟国家合流,共打“台湾牌”。主要表现在:一是美防长奥斯汀在演讲和回答问题中反复强调将秉持“与台湾关系法”开展与台湾的交流与合作,并顽固将该法置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之前;二是美日澳三国防长再次发表联合声明,一起站台,在台湾问题上集体指责中国;三是美日韩三国防长首次在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湾问题,强调要在维护台海稳定上发挥重要作用。应当指出,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实现台湾回归祖国的统一是历史大势,是中国人民坚定不移的意志。魏凤和部长在大会发言中郑重警告,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我们将不惜一战、不惜代价。长期以来,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一直阴阳两面,既玩政策游戏,也玩军售游戏,不断掏空一中原则,在其“印太战略”中,台湾是其搅动局势、拉动盟友对我打压的棋子。日本在台湾问题上也一直表现“积极”,不仅把台湾纳入“周边有事”,还不断提升与台交往等级,甚至把驻台军事联络官由退役人员换成自卫队文职官员。美纠集盟友共打台湾牌,直接增加了台海局势新变量和危险系数,预示着美在台湾问题上拉拢更多亚太甚至欧洲盟友采取一致的步骤、谋取更大利益的风险在升高,也预示着台湾问题将会面临新的复杂局面。

总之,以亚太地区安全为主旨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增加了域内域外国家增信释疑、沟通交流的机会,但安全问题绝不是仅靠一场会议、几次对话就能解决的。安全与和平的铸就不仅需要愿景、对话、协商,更需要决心、智慧、合作。对此,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全球安全倡议”,既给亚太安全与发展擘画了前进方向,也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了可行的中国方案。(作者系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解放军代表团专家组成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