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弘:中澳“破冰”,澳方需拿出实际行动

近日,中澳关系是否将实现“破冰”,以及如何“破冰”引发关注。此前在参加香格里拉安全对话期间,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与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尔斯进行了“坦率而全面”的会谈,历时一个多小时。这是近三年两国政府首次举行部长级对话,被认为是两国迈出修复紧张关系的第一步。澳总理阿尔巴内塞也称,这次的会面“是一件好事”,并表示澳中“需要相互接触,这是积极的一步”。

自从2017年年中以来,中澳关系急转直下,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严寒期。应当看到,这是由澳方一手造成的。澳大利亚一些政客为追随美国旨在遏制和打击中国和平发展的“印太战略”,甘愿将本国利益牢牢捆绑在美国的反华战车上,肆意破坏中澳之间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从去年年初起,澳时任总理莫里森与国防部长达顿甚至屡屡发出战争叫嚣,声称“战鼓正在敲响”,澳大利亚需要“积极备战”。由于其对中国日益加剧的敌对关系,在本周发布的2022年度全球和平指数排行榜上,澳大利亚的排名骤降9位,降到了史上最低的第27位。澳方一些政客出于狭隘的党争动机,捏造和炒作“中国威胁论”,从而把一个原本积极健康、互惠互利的中澳关系破坏到建交以来的最低谷。在此背景下,两国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领域的交流合作均受到了严重影响。以澳大利亚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国际教育为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莫里森政府追随美国对中国进行恶意中伤,引发澳国内针对亚裔留学生的种族主义恶性事件屡屡发生,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遭遇严重危机。近期,澳大利亚八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汤姆森公开呼吁澳新政府“通过外交智慧更好地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以重振国际教育产业,从整体上拉动澳大利亚经济恢复。

如今中澳关系处于新的发展关口,中澳关系的改善有两方面的基础。首先,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澳之间不存在历史恩怨与领土争端,没有根本冲突和结构性矛盾。1972年,当时新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高夫·惠特拉姆顶住了来自澳国内外反华势力的喧嚣和压力,毅然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在两国政治家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两国关系飞速发展。1972年建交时中澳双边贸易额只有1亿美元,而到了2021年,则已经跃升至2300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了35.1%。目前,中澳双边贸易占澳对外贸易总额的30%,中国稳居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的位置。

第二,中国在对外交往中从不对其他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治理模式说三道四,但也绝不接受任何国家将其意识形态强加到自己身上。事实上,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肖千自去年年底赴任以来,就一直不懈地在澳官方和民间各个层面释放善意,增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信任,推动两国关系向好发展。而在中澳防长会谈后,马尔斯也表示这是两国关系中 “至关重要的第一步”,这表明澳方确实是有意向修补和改善目前受损严重的双边关系。

但截至目前,堪培拉还在时不时地传出一些不和谐的杂音,破坏、阻挠中澳关系的恢复。例如,有些政客老调重弹,声称是中国的变化造成了中澳关系的恶化,甚至无理要求中国“先取消制裁”,才能开始讨论中澳关系转圜。这显然是颠倒因果、毫无逻辑的。澳方需要认识到,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变化始终是积极的,作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蓬勃发展也为澳大利亚经济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

实现中澳关系的健康稳定,需要澳方本着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精神,同中方一道相向而行。改善中澳关系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也有利于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繁荣。堪培拉确实到了采取实质性行动,重新校准对华政策航向的时候了。(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