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一凡:欧洲切莫掉进“科技政治化”陷阱

美国和欧盟官员近期举行会晤,商讨向一些发展中国家提供网络设施资助的倡议,以求“帮助非洲和拉美等地区国家防止网络安全攻击”。有美媒说,这将标志着欧盟和美国首次在这方面进行合作。但此举名为“援助”,实则是贩卖网络安全焦虑和进行捕风捉影的炒作,本质上是美国打压中国网络科技企业和产业系列计划中的一环。而计划追随美国实施该计划的欧盟,不仅不能获得任何实际利益,反而会让自身更加依附于美国,进一步自我矮化,导致其在全球科技产业中的地位继续弱化。

美国推动这项计划,实质就是将所谓安全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当作科技打压的抓手,老调重弹地向发展中国家贩卖安全焦虑。近年来,美国在本国和一些发达国家盟友中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挠中国企业进入相关市场,试图在投资、供应链、技术等多个方面构筑“小院高墙”式的科技小圈子。而在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将谋发展、促稳定作为主要考量,拒绝美式科技市场阵营化、政治化威逼拉拢的情况下,美西方看到了中国网络通信设备不仅技术先进而且物美价廉、服务周到、肯于深耕艰苦地区市场等优势,于是决心以“补贴”方式拉平中西企业的性价比差距,将广大发展中国家引入其排华科技小集团中。本质上看,在拜登政府仍然坚持竞争对抗为主的对华政策总基调下,其对华科技围堵打压与前政府并未表现出根本区别,只是试图更多借助盟友网络和核心圈子进而将种种政策套上“多边合作”的画皮罢了。

对于欧盟而言,其过去多年来对中国科技实力增长以及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基建建设产生的“酸葡萄”心态,在当今意识形态和集团政治对抗加剧的国际政治环境里,正出现转化为偏离自身真实利益的政策倾向。近年来,欧盟自身不断鼓吹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提供“可持续、透明的基建选择”,无论《欧亚联通战略》、欧日基建合作框架还是去年抛出号称狂撒3000亿欧元的“全球门户计划”,都是这种心态失衡的产物。

同时,这种心态也体现在其看待新兴市场产业技术力量兴起上。在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欧洲国家试图通过借助美国力量重塑国际规则和市场规范来“规制”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如去年成立的“贸易技术委员会”已经成为欧盟与美国商议“规则再平衡”“产业再回归”的平台。而随着近年来美国加剧对“民主和威权对抗”叙事的渲染,加之俄乌冲突下欧洲在应激反应下相关议程更加触动政界和社会神经,欧盟也不自主地陷入科技领域政治化的陷阱。如欧洲官员将所谓美欧技术合作看作“捍卫民主和人权的议题”,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兼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则表示,“俄乌冲突加强了美欧技术合作的重要性”。

然而,欧盟声称所谓“应对安全挑战”并与美国一道不遗余力地向其他国家推销的同时,自身恐怕只是替美国火中取栗,得不到任何好处。多年来,华为等中国通信技术企业在全球的产品、服务质量和安全性有口皆碑,帮助数十个国家以经济高效的方式享受通信便利带来的红利。所谓“安全问题”无非是美国无中生有编造的谎言。与此同时,中国与法国、西班牙等欧盟国家在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地区的第三方市场合作基础深厚、成效显著、前景广阔,本应成为中欧为疫情背景下全球发展做出贡献的多方共赢之举,“借美制华”与欧洲的利益背道而驰。

“棱镜门”等早已表明,欧盟自身网络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哪里无需多言。它如果将真正谋求平等互利的伙伴视作对手,可谓缘木求鱼,走错了方向。欧洲谋求自身数字经济的发展壮大,唯一正途就是开放包容、拥抱合作,那样才能培养和实现水深鱼活的技术市场生态。偏执地谋求把一些国家排除在外,只能让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希望欧盟能够尽早从“安全挑战”“民主对抗”的假问题中走出来,找到自身网络技术产业互利共赢和合作之路。(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