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宗义:任何国家都应找到自己的正确定位

“金砖国家”(BRICS)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即将举行。“金砖国家”是由代表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几个主要新兴经济体组成的国际组织。这些国家能够走到一起,从2009年的叶卡捷琳堡峰会一直走到今天,并且队伍在不断发展壮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们具有共同的身份认知和国家定位,即都是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它们肩负着不仅要促进自身发展,而且要推动包括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全球共同发展的历史重任。

对于任何国家来讲,身份认知和国家定位都非常重要。没有一个清晰客观的身份认知和国家定位,或者身份认知和国家定位出现偏差,将严重干扰国家的发展方向,影响其对外关系,损害其国家利益,甚至会自取其辱。

6月初,在中欧国家斯洛伐克首都举办了一个“全球安全论坛2022布拉迪斯拉发”会议,其中一场的主题是“抵达新高度:印太地区的盟友”,印度外长苏杰生是主发言人。这本来应该是一场拉拢印度的会议,但讽刺的是,会议全场有整整28分钟都在贬低和批评印度。会议主持人要求印度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并将印度对俄立场与中印关系挂钩,威胁印度如若不在俄乌冲突问题上支持乌克兰,则西方也将不会继续支持新德里。这些要求引起苏杰生的猛烈反击。苏杰生指出,欧洲必须摆脱“欧洲问题是世界问题”的自大心态,虽然目前中印关系很困难,但印度有能力管理好对华关系,中印之间的问题和俄乌冲突无关。当被问及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印度会选哪一边时,苏杰生称,印度只会站在自己一边,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印度不是骑墙观望,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世界不能像过去那样以欧洲和西方为中心,印度不排斥和美国、中国、俄罗斯“一起玩”,同时与中美俄交好。

苏杰生对欧洲会议主办者的激烈批评在国际媒体引起强烈反响,中国媒体和网民也纷纷为苏杰生叫好。在中印关系处于低谷的背景下,中国媒体和网民对苏杰生——这一中印关系恶化的始作俑者之一——发自内心的赞扬并不是因为苏杰生讲的都是正确的或者都是真实的,而是因为苏杰生对欧洲和西方国家立场鲜明、针锋相对的态度引起了他们的共鸣:欧洲和西方国家那种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对非西方国家指手画脚、颐指气使,对崛起的中国处处打压,又自作聪明,企图利用中印矛盾挑拨离间、以印制华的丑陋嘴脸被苏杰生无情地揭露了,打击了。

布拉迪斯拉发会议主持人的表现和态度确实会让印度人生气,这不仅是因为该主持人将俄乌冲突、中印关系等一些不相关的问题扯到一起向印度发难,而是因为当前即使是美、英、法、德等西方大国也已改变了早前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向印度施压的做法,而改以拉拢为主。当然,美欧大国并未放弃利用各种机会引诱或施压让印度加入其阵营,成为它们“小跟班”的做法。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中欧小国举办的国际会议上的主持人竟然狂妄地对“伟大光荣正确的”印度指手画脚,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苏杰生本来是要借这一国际场合来彰显印度的大国地位和大国作用的,结果却被当面呵斥,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么在布拉迪斯拉发会议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尴尬场景?首先是因为会议主办方潜意识里那种作为新欧洲国家、作为美欧“民主”皈依者的狂热和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以及对非西方文明的种族优越感。关于这一点,中东欧国家在伊拉克战争以及针对俄罗斯制裁等问题上的表现已非常明显。很多印度学者也曾私下或公开与笔者谈过欧美国家对中印等东方国家的文明和种族优越感。

但关键的原因在于印度在身份认知和国家定位方面出现了严重偏差。现在印度将自身定位为“西南方大国”,既是发展中大国,又是“民主”大国。然而,无论印度在大国间如何长袖善舞,左右逢源,都难以改变其非西方发展中国家的本质。欧美大国的自我与他者认知是按照贫富和种族、宗教来划分的,根本不是什么“民主”。况且,印度的“民主”在西方看来不过徒有其表,只是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封建等级社会,人权宗教问题成堆。

印度确实有“不结盟”传统,而且有大国野心,希望成为世界一极,其公开表述都是不想在中美俄任何一方选边站队,但其外交行动会暴露其真实想法。印度就像寓言中的蝙蝠,不禽不兽,本想利用模糊的身份搞投机,但最终恐将自取其辱。

(作者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