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跃勤:四个方向发力,实现金砖国家更大作为

近年,面对单边主义、保守主义抬头,新冠肺炎疫情流行以及俄乌冲突,现有全球治理体系不仅未能有出色表现,反而暴露出诸多硬伤和软肋。

首先,全球治理体系严重失能。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说,2022年全球面临不平等加剧、通胀上升、环境恶化、政治动荡冲突持续和大国间不信任达到新高度五大不确定性。然而,现有多边治理体系不仅难以有效应对各类传统挑战和威胁,对诸如电子商务、数字经济、人工智能、海洋经济、高新技术等新兴挑战更是缺乏覆盖和预案。有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失败”是因为美国具有冷战思维的传统“多边主义”主导国际合作所致。这种自私自利的美式多边主义已然不合时宜,它缺乏号召力和问题解决能力。

其次,地缘冲突加剧,削弱全球治理动能。拜登政府推崇的多边主义是基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划线的“结盟+规则”的小集团化治理,分化割裂了全球治理整体力量,造成国际社会一定程度上的混乱失序。如美国提出的“重建更美好世界”计划、“印太经济框架”、“四边机制”等,多少都带有对冲“一带一路”倡议、RCEP以及欧亚经济联盟等合作机制的意味,无疑将造成全球治理行为体阵营的分化,对多边正常合作产生抑制作用,影响全球治理动能的挖掘和发挥。

再次,全球治理变革动能不足。全球治理体系要发挥正常作用就需要足够的公共产品供给,比如资金、人员、技术、方案、项目、平台等以及发挥其透明公正高效作用的相关制度框架等,这些公共品的供给过去主要由美国等发达大国提供。随着美欧综合实力的相对下降、国内政治矛盾加剧和利益格局分化等,这些发达国家从以往的全球化主引擎转向保守、退缩和消极,不愿再承担国际公共品主要供给者的角色,甚至采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退群、卸责、拖欠或者拒付应该承担的国际组织会费等,使全球治理陷入低效和失灵困境。对于发展中国家合理改革现有多边治理体系的呼吁,或抵制,或结成小集团企图抢占新的规则制定权。这就导致全球治理赤字增多,还出现改革共识、合力难以形成的全球治理变革迟滞困境。

在多边主义遭遇重创、国际公共产品严重短缺的情况下,金砖国家作为全球治理的参与者、推动者和贡献者,被国际社会寄予发挥更大引领作用的厚望。要实现责任担当和更大作为,金砖国家需要深化合作机制建设、建构更高质量伙伴关系。

第一,增强合作韧性。面对地缘政治动荡、冷战思维和单边主义威胁加剧,特别是美国等外部力量对金砖国家加紧挑拨分化,金砖国家需要把握合作定力,以大局为重,求同存异,坚定践行多边主义和共商共建共享合作理念,增强凝聚力与向心力,保持合作机制稳健持续运转。

第二,健全合作机制。面对美国在全球治理中基于“同盟+规则”的行为,金砖国家需要提高合作组织化、机制化水平,稳步推动“金砖+”机制建设。

第三,提高合作水平。金砖国家需要深化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对接、落实历次领导人会晤达成的合作共识和规划,特别是《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2025》,推进贸易投资和金融、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和人文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建设一批高水平高质量合作示范项目。

第四,改善合作效能。金砖国家需要总结过去16年合作的经验,探讨提高合作效能的新途径和方法。(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