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美西方“中心主义”不会主动退场

美国总统拜登此次欧洲之行很忙碌,他不仅要参加在德国举行的G7峰会,还要前往西班牙马德里参加北约峰会。自上台之后,拜登前往欧洲访问占据了其外交出访的绝大部分时间。但这一次,对于尽快结束俄乌冲突和提升国际社会应对当前能源、粮食和通胀危机而言,G7峰会和北约峰会都将难有作为。

俄乌冲突持续到今天,世界政治正面临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之后最为危险的形势。如果北约继续拱火,甚至支持立陶宛对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继续实施封锁,将迫使俄罗斯采取升级行动,美俄在欧洲正面军事冲突不可避免。这无疑将会令今天世界脆弱的政治经济形势雪上加霜。同时,在美国大幅加息、想要给国内40年来最高通胀解套之际,世界在美元挤压下通胀正在持续攀升。能源危机、粮食危机、通胀危机、金融危机持续带来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世界或进入新的衰退期。这本应是国际社会共同行动、抗击衰退、尽快结束俄乌冲突的关键时刻,但可惜的是,G7峰会及即将举行的北约扩大版峰会,事实上都在逆其道而行之。

在G7峰会上,拜登宣布重新启动旨在对抗中国升级的国际影响力的全球基建倡议。该倡议名为“全球基础设施与投资伙伴关系”,是美国在2021年G7峰会上提出的“重建美好世界”倡议的新延续。这一方案的核心,是试图将中国促进全球发展的“一带一路”倡议列为美国打压的重点目标。但“对付中国”能够解决今天全球局势的衰退危机和世界面临的气候灾变等全球性挑战吗?答案是否定的。

美国政治精英试图从美西方近现代以来追求霸权的狭隘权力竞争角度,审读今天世界政治中的中国方案和中国声音,其结果必然是以片面的西方权力政治学说,来解释21世纪新兴市场国家崛起的世界。必然是在国际社会都面临共同挑战之时,固执地坚守所谓的“西方利益”。

今天的美国,因为最高法院裁决禁止妇女堕胎、控枪问题上左右对立以及对前总统特朗普是否应司法追责,而陷入自南北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内卷”。尤其是“罗诉韦德案”判决被推翻,法律对堕胎权的具体限制交由各州决定,美国国内的分裂越发深化。

根据美国CBS新闻和YouGov在26日公布的民意调查,52%的美国民众认为这一决定是“倒退的一步”,只有31%的受访者认为这是“向前的一步”。此外,该项调查发现,美国59%的受访者不赞成这项裁决,赞成的受访者只有41%。在接受调查的女性中,超过三分之二(67%)的人不赞成这项裁决,而33%的人赞成。参与调查的大多数女性(56%)还表示,最高法院的裁决会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糟,而只有16%的人表示,这将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许多不赞成这一决定的选民表示感到“不安、愤怒,还有许多人感到害怕”。

而那些支持取消堕胎权的人,尤其是那些认为自己是白人福音派教徒的人,说他们感到“既充满希望又快乐”。大多数受访者(57%)认为,最高法院下一步可能会限制同性婚姻。拜登总统常自诩本届政府是美国历史上对同性恋和性取向变化最宽容和自由化的政府。但眼下美国最高法院的司法裁决,事实上让民主党政府信誉低落。在这样的背景下,拜登政府为了提升总统执政形象、对冲国内政治因素干扰,功利性地采取继续打压中国、试图将中国塑造为“美国最大外敌”的策略,来转移国内视线。但这种策略能够缓和美国国内的困境吗?答案是否定的。

近期无论是G7峰会、还是扩大版的北约峰会,美西方一些国家试图转移国内危机的算盘注定是无法得逞的。冷战结束后的北约东扩,罔顾俄罗斯的核心战略利益,甚至不惜纵容和煽动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试图推动乌克兰“去俄罗斯化”。但一心想扑进北约怀抱的乌克兰,必然成为欧洲地缘战略冲突的焦点。中国坚决反对国家间关系兵戎相见,但俄乌冲突背后的是非曲直恰恰是国际社会需要思考的教训和经验。如今,继续拱火俄乌冲突不仅伤及欧洲的经济和民生,更是成为世界能源危机、粮食危机、通胀危机背后重要的刺激性因素。

然而,近期美西方的表现说明,在大变局中美西方“中心主义”依然存在是结构性现实。美西方在世界政治中的权力优势不仅不能忽视,同样也是中美今后长期战略较量必须冷静和客观应对的现实。以未来趋势而言,中美的战略较量不仅是长期化的,同样更是争取人心的较量,是关系世界政治未来发展进程的较量。(作者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执行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