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极端裁决”标志美国社会走向保守化?

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正式推翻1973年在联邦层面确立女性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标志着女性堕胎将不再受到宪法保护。美国总统拜登称这一裁决“让美国倒退了150年”。

随后全美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支持者和反对者进行了激烈对峙,至少20人在纽约市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中被拘留,蒙彼利埃州议会大厦被抗议者闯入破坏,白宫发言人甚至称,总统正在权衡以单方面行动来对抗这项终止美国堕胎权的“极端裁决”。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并非一个孤立事件,它将给美国社会带来深远的中长期影响。首先,这次关于堕胎权的争议是近年来,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美国社会愈演愈烈的“文化战争”的缩影,将进一步撕裂美国社会。“文化战争”指的是美国历史上占据社会思潮主导地位的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与20世纪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以来日益兴盛的多元文化主义的冲突。近年来,随着特朗普现象的出现、白人至上思潮和民粹主义的泛起以及民主、共和两党政治极化的加剧,美国社会的“文化战争”愈演愈烈,甚至超越传统的阶层冲突,成为社会主要矛盾。在实践中的具体议题包括种族平等、性别平等、少数群体权利、控枪、移民和毒品管控,其中围绕妇女堕胎权的争议就是这场战争的“主战场”之一。

作为半个世纪前美国民权运动的重要成果,“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宣告了民权运动在性别平权问题上的失败,也标志着美国最高法院司法判决的专业性和公正性已让位于政党极化造成的政治分裂。共和党对大法官和联邦法官的任命、对参议院相关法案的驳回,潜移默化地塑造着美国司法系统。在特朗普任内完成了最高法院3名大法官的任命后,当前美国的最高法院形成了保守派对自由派6∶3的绝对优势,司法系统日趋保守。在这一背景下,“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是一种必然。

不仅如此,围绕堕胎权的斗争可能仅仅是这场“文化战争”的开篇。在美国最高法院终身任职的条例下,同性婚姻、宗教自由、跨性别权益、种族平等、言论自由、第二修正案权利等重大敏感议题都有可能变成保守派发挥影响的主场。基于此,美国以“文化—身份”为核心矛盾的社会分裂势将进一步深化,由此引发的政治极化和政党恶斗也将不可避免。

其次,从里根革命到特朗普革命,“罗诉韦德案”的推翻将进一步加速美国全面保守化。以该案被推翻为标志,肇始于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社会的保守主义革命意味着20世纪30年代由罗斯福新政开启的全面自由主义时代走向终结,美国迎来了经济、社会的全面保守化时代。在这一过程中,里根革命和特朗普革命作为两大界标,分别代表罗斯福新政在经济和社会意义上的瓦解。

自立国开始,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曾长期遵循古典自由主义的原则,即在经济政策上奉行个人主义和自由市场理念、严格制约政府的权力,在社会政策领域主张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主导基础上的多元融合,使美国成为文化“大熔炉”。因此,“反政治权力”与“反多元平等”构成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然而从罗斯福新政起,美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罗斯福新政强调以“反经济权力”与“多元文化主义”为核心的新经济、社会发展理念,被称为当代自由主义。当代自由主义在经济政策领域反对资本和企业寡头等经济权力的贪婪及无序扩张、突出政府在宏观调控方面的积极作用,在社会政策领域则追求多元平等,其高潮体现在20世纪60年代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及其后的肯定性行动,并逐步形成了后来美国社会以多元平等为核心理念的“政治正确”。

20世纪80年代初,共和党人里根入主白宫及其后推行的一系列以放松经济监管和大规模减税为核心的改革,标志着罗斯福新政在经济意义上的终结和经济保守主义的强势回归。此后,美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形成了两条不同轨迹:一方面,经济领域的保守化取向成为新常态,在近半个世纪始终主导着美国经济政策的走向,使得美国经济近乎复制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镀金时代”的发展图景,进而被学界称为“新镀金时代”;另一方面,社会领域的自由化取向得以延续,特别是冷战后,美国人口结构以少数族裔占比持续上升为主要特征的变迁强化了多元文化主义的发展基础。上述发展趋势一直持续到2016年美国大选。随着以反建制、反移民和反多元主义为标签的共和党人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社会的保守化浪潮最终到来,掀起了一场“特朗普革命”,而“文化战争”的愈演愈烈则成为这场“革命”的注脚。

今后,以“罗诉韦德案”的推翻为标志,美国很有可能在经济保守化之后迎来社会保守化,由此进入全面保守化时代,这是历史钟摆的一次有力回摆,其持续时间和潜在影响或将以数十年计。(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