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亚太国家不应站在北约的危墙之下

北约峰会28日开始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在旁观者眼中,这个旧冷战的产物,正在拉开“新冷战”的帷幕。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最新的一篇文章就明确将这届北约峰会作为“新冷战”形成的标志,文章称“一种截然不同的冷战正在开始”,正如我们在北约峰会上看到的那样——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领导人将首次参加这次会议——“新的战线正在划定,可能会延续几代人的时间”。这个有些悲观的判断背后,反映出国际社会对当下局势的普遍担忧。

相关报道几乎无一例外地提到,在北约所谓新版“战略概念”文件中,中国将首次被列为“挑战”。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表示,北约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谈论中国带来的挑战”。但对于如何描述中国,各成员国进行了“激烈讨论”。

据称,与美英的激进对华态度不同,法德等国认为应该使用更有分寸、更谨慎的说辞来描述中国。法国总统马克龙此前就曾警告,北约不应“分散自己”并在与中国的关系上形成“偏见”。立陶宛和葡萄牙的外交官也表达了他们对过于关注中国的担忧,因为北约国家没有任何与中国的直接边界。这种“激烈讨论”本身,就足以表明“中国威胁北约”的说辞多么荒谬。

客观而言,北约有30个成员国,利益诉求和对外态度不可能完全一致,但华盛顿的战略意志正对北约形成越来越强的裹挟和绑架。这使得那些想通过加入北约来寻求安全感的国家,事实上往往成为华盛顿的附庸或棋子。结果是它们的安全环境不但得不到根本改善,反而面临不可测的恶化风险。因为无论如何,北约都改变不了其军事政治集团的性质,它的存在本身对世界和平与稳定构成了威胁。

中国先贤孟子有一句话,叫“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北约组织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一堵危墙。

北约直接催生并不断强化了欧洲的安全困境,俄乌冲突的爆发是其恶果的现实体现。事实证明,以集体防务之名追求绝对安全的极端做法,其尽头就是阵营对抗。换句话说,北约决不是欧洲安全危机的解药,而是毒药。如果有人把这样的毒药往被称为“世界和平发展的绿洲”东亚地区播散,这种行为既阴毒又恶劣。

不管怎么说,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特别是日韩都不该出现在北约峰会的会场上,这是十分消极的动向。参加这个冷战色彩浓厚、对华敌意强烈的跨大西洋军事政治集会,能给亚太国家带来什么,又会让它们损失什么?并不是一笔难以算清的账。

和北约组织的主动或被动靠近,可能会得到华盛顿的几声表扬,会和这个军事集团搭上点关系。然而,亚太国家利益建立在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基础之上,对北约亚太化的迎合无异于引狼入室,对任何亚太国家来说都是极不明智的选择。而且,这势必伤害与中国的战略互信,不可避免地要付出代价。

冷战的污水决不能流入太平洋,这应是亚太地区的普遍共识。倘若一边与北约打得火热,一边有意无意把冷战祸水引入亚太,这“就和那些虽然喝了酒,但坚持说自己没有酒驾的人一样”。欧洲安全现在已经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僵局,各方还在努力寻找解决之道,而亚太国家必须从正确的角度去吸取欧洲的教训。

总之,这一次北约峰会呈现出来的各种倾向既是错误的,更是危险的。对于亚太国家来说,警惕并反对“北约亚太化”,是必须擦亮眼睛看清的大是大非,它不存在任何投机空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