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侯赛因·阿斯卡里:斯里兰卡债务危机,怪不到中国头上

斯里兰卡4月触发拖欠支付7800万美元到期外国债券的危机。一些西方主流媒体、智库,甚至许多政府官员都将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描述成全球知名的“中国债务陷阱外交”的主要例子(编者注: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G7峰会上就将斯里兰卡债务问题与中国做了联系),尽管事实证明这完全是谎言。正如我们的研究表明的那样,“中国是斯里兰卡主要债务来源”整个故事完全是捏造的。

谁拥有斯里兰卡的外债?西方媒体在处理斯里兰卡债务问题时忽视了两个基本事实:债务的构成和债务的真正原因。在斯里兰卡外债中,中国占据的份额只有10%,西方金融机构(包括私人信贷市场)及其盟友日本持有斯里兰卡大部分债务。

斯里兰卡对外资源部的数据显示,2021年4月斯的外债构成为:国际资本市场借款占47%,亚洲开发银行13%,中国10%,日本10%,世界银行9%, 印度2%,其他9%。只要简单看看这些通常被忽视或掩盖的事实就会发现,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些编造“中国债务陷阱”说法的西方国家。

是什么造成斯里兰卡债务危机?

一是国际资本市场借款。2009年结束内战后,斯里兰卡政府为重建进程从国际债券市场获取高昂的借款。这些主权贷款大多来自西方金融投资者,如美国的贝莱德公司和英国的阿什莫尔公司。正是为了偿还在2017年到期的这部分债务,斯里兰卡政府才会提出出租汉班托塔港。中国当时接受了这一提议,斯里兰卡政府为此获得的资金用于向国际市场而不是向中国偿还债务。

债券市场存在一股残酷的逐利力量。它有一个二级市场,投资者将“问题国家”的主权债务出售给所谓“秃鹫基金”,后者以较大折扣从投资者手中购买债务,随后要求债务国全额偿还。还款必须按时进行,否则该国将被切断贷款。“秃鹫基金”还可能会在英国和美国的法院起诉主权债务人,这时,法院通常作出有利于“秃鹫基金”的判决。

二是贸易赤字。斯里兰卡严重依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及其精炼产品,用于运输和发电。近年来,它们的全球价格不断上涨,并在2021-2022年飙升。2020年,斯里兰卡出口总额为100亿美元,进口额为160亿美元,产生60亿美元赤字。2021年,赤字增到80亿美元,因为出口达到120亿美元,而进口为200亿美元。因此,斯里兰卡经常账户赤字在2021年大幅扩大到占GDP的4.0%,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为1.5%。

三是旅游部门的崩溃。斯里兰卡旅游局称,多年来,旅游收入一直是该国服务账户盈余的主要来源。斯里兰卡以外币计算的旅游收入,以及旅游带来的就业都很可观。然而,2019年4月,“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同时对科伦坡的一座教堂和一家知名酒店进行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许多当地人和外国游客死亡。这是对斯里兰卡旅游业的一次重挫。2020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到访该国的游客数量急剧减少。

相关数字表明了这一点。2018年,入境的外国游客人数233.3796万,产生收入约为44亿美元,创造16.9万个直接就业机会,约22万个间接就业机会。2019年,入境游客为191.3702万,产生收入约为36亿美元。2020年这两个数字就降至50.7704万和6.82亿美元,2021年继续下滑至19.4495万和5.07亿美元。

四是境外汇款减少。过去20年,斯里兰卡每年境外汇款占外部经常账户信贷总额的近1/4,这一比例在2020年为35%。如今,入境境外汇款已从2020年的70亿美元下降到2021年的50亿美元。

几十年来,斯里兰卡政府一直深受持续财政赤字的困扰,这迫使政府不断从国内外市场借贷,积累公共债务。因此,政府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和流入该国的外汇都需要用于偿还债务,几乎没有生产性投资的余地。

提高生产力是解决斯里兰卡债务问题的关键。但这需要对基础设施、工业和农业部门的现代化进行大量投资。为昂贵的石油进口产品寻找替代品,是解决斯债务问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并没有改变他国状况的魔法棒。中国之所以能够消除绝对贫困,建立世界上最具生产力的经济体,是因为中国人努力工作并通过教育提高劳动力水平,以及对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中国在斯里兰卡的作用被普遍认为是积极的,因为它专注于发展经济的生产方面,如基础设施现代化。与“债务陷阱”的说法恰恰相反,中国不是斯里兰卡最大的债权方,而是该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者。中国对斯里兰卡的投资是长期项目,它们将逐步提高斯里兰卡的经济生产力。

美国和欧洲需要做的,不是四处散播“中国债务陷阱”这样的阴谋论,而是应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联手,通过对基础设施项目、工业和现代农业生产的投资和长期低息信贷,帮助斯里兰卡迅速提高生产能力。(作者是瑞典“一带一路”执行小组(BRIX)联合创始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