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鹏: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彰显理论魅力与实践伟力

进入新时代,我国正历史性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接近民族伟大复兴的彼岸,同时,也面临着更加严峻复杂的国家安全形势。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相互叠加,大国博弈愈演愈烈,传统威胁和非传统威胁交织共振,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层出不穷,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任务艰巨繁重。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科学指引下,我们发扬斗争精神,顶住了来自外部的各种围堵、打压、破坏、颠覆活动,全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着力推进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设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战略体系和政策体系,建立国家安全工作协调机制和应急管理机制,实现了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由分散到集中、由迟缓到高效、由被动到主动的历史性转变——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越走越宽广,正彰显出前所未有的理论魅力与实践伟力。

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是什么”

2014年4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并指出“我们要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道路”。2020年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六次集体学习时,就切实加强国家安全工作提出10点要求,即“十个坚持”。其中,坚持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紧随“第一个坚持”(即坚持党对国家安全工作的绝对领导)之后,充分显示其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理论和思想体系中的特殊重要地位。

何谓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它与世界其他大国国家安全道路有何本质区别?

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社会大局稳定、经济持续发展是各国国家安全的共同任务,但基于不同国情和不同目标定位,各国国家安全道路又各具特色。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是基于中国历史文化传统、政治社会制度,在继承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国家安全理论基础上不断实践摸索创新的结果,也是在借鉴世界上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做法中充分发挥自身比较优势的结果。因此,要充分理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是什么”,首先要明确它“不是什么”。

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不同于美国国家安全道路。美国维护国家安全带有鲜明的全面性、进攻性、自私性特征。

其全面性体现在能够全时空、全天候维护国家安全,几乎能够做到在地球上每个角落打击对手或敌手。

其进攻性一面更为突出,往往以牺牲别国安全为代价实现本国绝对安全,讲求“御敌于国门之外”以确保本土安全。为此,要么以“民主输出”等外交手段改造对手, 要么以“长臂管辖”等经济手段打压对手,要么以“五眼联盟”等情报手段扰乱对手,要么以“颜色革命”等政治手段颠覆对手,要么以“先发制人”等军事手段消灭对手。可以说,为了维护国家安全,无所不用其极。

其自私性体现在,关键时刻为了一己私利可以弃他国利益于不顾,可以置国际秩序若罔闻。小布什以一小瓶“洗衣粉”为由发动对伊拉克战争,特朗普“退群”“废约”如家常便饭,拜登仓皇撤军阿富汗,都是美国维护国家安全的自私性典型案例。其结果是,美国种下的苦果由别国吞下,美国种下的祸根由世界埋单。

美国国家安全道路之所以能有这“三性”,根本原因在于其国家安全追求的目标是维护世界霸权,是霸权国家的本性使然。

中国不具备美国这样的超强综合国力,尽管经济总量不断逼近美国,但中国国家安全的根本目标不是谋求全球扩张和世界霸权,而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旨在让中国人民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让国家变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而不以超越包括美国在内的他国为目的。

同时,基于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立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一直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全球安全观,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中国追求的是寓自身安全于国际共同安全之中,强调“合作共赢”,主张“以推进国际安全为依托”,“坚持推进国际共同安全”,“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同美国国家安全道路的根本区别所在。

中国捍卫国家安全的决心意志同样坚定,但基于不一样的历史文化传统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基本国情,中国并不追求国家安全的绝对化,而是注重统筹好发展和安全,注重提升国家的综合实力,综合提升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在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的同时,充分考虑发展利益。

“四个坚持”构成本质特征

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主要特征体现在哪些方面?

其一,坚持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和国家利益至上的高度统一。在中国,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和国家利益是“三位一体”的有机整体,即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人民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任何时候都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高度一致。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的安全利益和国家利益也是高度统一的。“坚持政治安全、人民安全、国家利益至上三者有机统一”既是这一历史性成就取得的奥秘,也一以贯之地体现在护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各个历史阶段。坚持党的领导不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

其二,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与坚定维护国家利益的有机结合。中国一直主动、旗帜鲜明地提出走和平发展道路。同时,中国也深知,和平发展道路并非坦途,这条道路能不能走得通,有三个条件:首先,要看我们能不能把世界的机遇转变为中国的机遇,把中国的机遇转变为世界的机遇,只有在两个机遇互换中才能走和平发展道路。其次,任何国家都不能借“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侵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第三,“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其他国家也都要走和平发展道路,只有各国都走和平发展道路,各国才能共同发展,国与国才能和平相处。”这三个条件使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理论更加系统完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运用辩证思维、系统思维和底线思维对和平发展道路的一个重要理论创新,也因此使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不仅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的应有之义。

其三,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中国特色的国家安全道路强调统筹发展和安全,“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发展和安全犹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互为前提和基础。发展是提升国家安全实力的必由之路;安全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和保障。统筹发展和安全要求我们在国内积极构建与新发展格局相适应的新安全格局,真正把安全发展贯穿于党和国家工作的各方面、全过程,使胸怀“两个格局”成为我们“强起来”阶段的战略自觉和思想基础。统筹发展和安全要求我们秉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全球安全观,在积极塑造共同安全的过程中更好地维护我们自身的国家安全。

其四,坚持独立自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重。新中国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饱经苦难的中国人民深知独立自主的重要性,始终把捍卫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作为国家安全的核心任务,珍视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坚决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同时,中国的独立自主并不是“孤立主义”,更不是“闭关锁国”,这条道路之所以走得通,在于我们正确处理了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的关系。进入新时代以来,面对动荡变革中的国际秩序,我们着力引领世界超越“零和思维”,主张“安全必须是各国普遍的安全”,反对只维护本国安全而不顾他国安全关切的单边做法,主张在共同安全中实现各国的国家安全。中国的做法与奉行“本国优先”、制造地区乱局并“始乱终弃”的一些西方大国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方向决定前途,道路决定命运。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科学研判“时”与“势”,辩证把握“危”与“机”,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战胜了一系列重大风险挑战,中国人民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前所未有地增强。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引下,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不仅会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一大亮点,也会为人类的发展与文明进步贡献出独特的中国智慧和思想力量。(作者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