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 加雅·乔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磁力超强

据媒体报道,伊朗和阿根廷日前已就加入金砖国家提交申请。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8日表示,已经注意到包括伊朗、阿根廷在内的多个国家都表达了加入金砖的积极意愿。作为今年金砖主席国,中方积极支持金砖国家启动扩员进程,拓展“金砖+”合作。

实际上,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磁力”彰显之一,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已经一次次扩大 “朋友圈”。2020年下半年,新开发银行理事会授权银行与意向成员国开展正式谈判。2021年9月,银行正式宣布首次“扩员”的消息,迎来三个新批准的成员——阿联酋、乌拉圭和孟加拉国。同年12月29日又迎来新成员埃及。

自2014年7月15日在巴西福塔莱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上签署成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协议以来,各方就新开发银行的成立对于国际发展的意义进行了广泛的辩论和讨论。考虑到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存在,我们是否需要另一个多边开发银行提供发展融资投资和应急储备安排?然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名字或许提供了一条线索,以证明金砖国家的这一举措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其他国际发展金融机构有所不同。

在过去的时间里,金砖国家已成功整合为一支强大的国际力量,促进经济增长与贸易、和平与安全、社会正义、可持续发展和生活质量提高,帮助实现政治和经济治理,以及知识和创新共享。

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之间寻求合作与团结的愿景,源于长期以来相互声援和支持,最终形成了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各成员国认可其作为一个新兴多边平台的地位,并承认各自在历史、文化、政治制度、经济结构、资源禀赋和发展水平方面的差异,这体现了世界文明的多样性。金砖国家认识到,在这种多样性中,各国之间可以深化互利合作,利用各国的比较优势,实现优势互补。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金砖国家成立以来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尤其是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而言。

全球多边开发银行体系(MDB)包括世界银行和四家区域开发银行,即非洲开发银行(AfDB)、亚洲开发银行(ADB)、美洲开发银行(IADB)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目前几大多边开发银行的投票权、持股和资金来源往往由发达国家或实体主导。而与此不同的是,金砖国家成员国拥有新开发银行的所有权、平等投票权、持股控制权等。首先,这是为了确保能够以合理的成本调动资源。其次,是根据金砖五国的要求以及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要,来影响项目投资方向。第三,按照《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金融合作框架协议》的规定,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旨在补充现有的全球增长和多边发展,并通过贷款、担保、参股和其他金融工具支持公共或私人融资项目。

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目前面临着巨大的融资限制和公众压力,需要解决物质及社会服务基础设施的缺口,以及满足可持续发展的需求。在《金砖国家愿景和战略》中,实际已经敏锐地意识到当前社会和政治的压力及挑战,提出的政策目标不仅要解决当前全球对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还要解决与不平等交换、不平等经济发展、贫困、不平等和社会排斥相关的国内发展挑战。金砖所有成员国都有追求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共同理想。金砖国家致力于实现社会公正和建立一个公正、公平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因此,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金砖应急储备安排,分别是金砖国家为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项目调动资源的关键工具,可以缓冲外部金融冲击对金砖国家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产生的负面影响。这些就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充满吸引力的“奥秘”。(作者是南非人文科学研究委员会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原主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客座教授,本文由杨怡雯编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