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独立日,美国当反思如何管好自己

今年7月4日,是美国第246个独立日。但在独立日前夕,占据美国新闻报道大量篇幅的,是诸如被警察开枪射中“至少60次”的黑人司机之死、遭强奸怀孕的10岁女孩不得不跨州堕胎等消息,它们听起来本不应该存在于“文明的发达社会”,但这些都的确是当前美国社会面临危机的具体征兆。

在一年前的独立日讲话中,美国总统拜登“充满信心”地表示,“美国正在团结起来”。然而一年过去了,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加分裂、困惑和混乱的美国。显而易见,美国长期积累的深层次问题,正到达集中爆发期。大规模枪击事件、政治极化、贫富差距、族群冲突、激烈党争、女性权益等问题,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严重通货膨胀的叠加催化、强化之下,都达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

最近,联邦最高法院连续三个判决,进一步撕开了美国枪支暴力、女性堕胎权利的社会创口、暴露了华盛顿内部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它们被普遍认为是对自由民主的严重侵犯,是人权和文明的倒退,让很多人感到不安、愤怒甚至恐惧。还有人断言,新的文化战争和价值观战争在美国已经事实上发生了。从外部来看,现在美国就像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摇摆巨人,随时可能因失去平衡而在地球上乱踩一气。

尽管如此,美国仍在竭力给自己所谓的“领导力”形象打卡充值。近来,拜登的外交足迹从美国洛杉矶的美洲峰会,经过德国埃尔茂城堡的G7峰会,再到西班牙马德里的北约峰会,行程超过一万公里。然而,虽然美国政府对外极力表现“领导力”,但对世界来说,更大的问号是美国还有没有能力领导自己?

这些年美国最热衷的,还是对外转移风险、转嫁矛盾。许多华盛顿精英把攻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当成了掩盖内部矛盾、激发社会忠诚的法宝。于是,批评中国成了华盛顿的“政治正确”,骂中国成了美国的战略需求。但事实一再证明,美国并不能真正把自己的问题“转移”出去,转移出去的只是华盛顿决策圈的有限精力,而这些本应集中投放到解决美国的国内问题上。如此才导致美国的种种问题积重难返,搞糟了自己也祸乱了世界。

在独立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真诚奉劝美国,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了,少管别人的闲事。这样对美国、对大家都好。事实上,美国的国内形势已经向华盛顿发出了不容忽视的强烈信号。美国内部治理的功能错位和失调必须尽快加以矫正了,华盛顿喜欢甩锅,但这口锅怎么也甩不到别人头上。换句话说,美国既然“生病”了,就该乖乖“吃药”,而不是逼着别人“吃药”。美国的“药”是自己,美国的最大对手也是自己。

《环球时报》10年前曾刊发“应督促美国改革开放”的专家署名文章,认为美国是个Arrogance(自傲)、Aggression(自狂)、self-Appreciation(自恋)的“3A”国家,美国应推进“改革开放”来化解内部问题,否则不但自身社会得不到良好的治理,还会拖累甚至危及世界。当时此文还引起了美西方舆论的一通冷嘲热讽。现在回过头看,这些无疑都是对美国的诤言,但傲慢的美国精英听不进去,错过了一个10年的“窗口期”。

美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归根到底取决于其国内治理的水平和能力,不取决于在国际上多么招摇。美国国内的糟糕状况,既无法服众,也让它的盟友心里打鼓。如果一个人出现了美国的类似症状,先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但美国状态的根本调整要复杂得多。如果华盛顿把打压中国的那股狠劲,用在踏踏实实解决美国国内的现实问题上,相信效果会好得多。这也是“美国优先”最该着力的地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