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兵:“无核世界”怎落得一地鸡毛

因为疫情而一再推迟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8月1日开始在纽约举行。作为国际核裁军与核不扩散体系的基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自1975年以来每隔5年举行一次审议大会,讨论条约履约情况,探讨国际核军控前进方向。今年的大会具有特殊意义,因为该条约的三大支柱——核裁军、核不扩散与和平利用核能都出现一些新问题、新挑战,使国际核秩序走到了治与乱的十字路口。

在核裁军领域,冷战后核武器数量持续减少的趋势渐趋式微,逆裁军苗头已经显现。十多年前,世界主要大国还纷纷为“无核武器世界”鼓与呼,军控智库为如何彻底销毁核武器勾勒各种路线图。当时与英国学者交流,他们甚至认真讨论英国究竟有没有必要保留核武器。但十多年后的今天,当初的热望似乎只落得一地鸡毛。

当下的现实是核武器数量正在增加,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预测国际核武库规模即将触底反弹。英国去年宣布将其拥有核弹头的上限增加40%,达到260枚。核武器的使用门槛在降低。美国2018年宣布要用核武器反击太空、网络等非核战略武器的攻击,拜登政府至今并未就此作出修正或澄清。英国要用核武器对付网络、人工智能、加密和激光武器等新兴技术的威胁。核武器的质量在提升。美国新一代战略轰炸机B-21“突袭者”将于明年首飞,新一代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将于2028年下水,新一代“哨兵”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将于2029年替代服役超过半个世纪的“民兵3”导弹。少了《中导条约》束缚,美国积极研发陆基中程导弹,并试图在西太平洋地区部署。

在核不扩散领域,新型核扩散风险和热点逐渐形成。之前的国际核扩散热点主要集中于少数发展中国家。但近年来发达国家之间私相授受,转让核材料、核技术的风险增加。美国和英国打算在“奥库斯”框架下向澳大利亚转让核潜艇,其载有的高浓铀数量可能足以制造60—80枚核弹头。7月,英国又宣布向澳大利亚派遣核潜艇分队,使盎格鲁—撒克逊小圈子内的核合作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日本右翼则鼓噪效仿北约与美国实现“核共享”。

在和平利用核能领域,如何负责任地处理核事故造成的后续环境污染问题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福岛核事故造成上百万吨放射性污染废液。日本政府不顾国内外反对,执意要从2023年开始将其排入太平洋。这是人类核能和平利用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排污事件。

面对挑战与分歧,各方提出不少建议和想法。其中至少有两点甚易知、甚易行,行了也有莫大好处。

一是核武器国家要就全球战略稳定达成新共识。与冷战时期相比,今天的全球战略稳定更加复杂,首先是行为体增多,其次是战略武器类型增多,再次是跨域作战、跨域威慑兴起。在千头万绪中,最关键的抓手还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核武器毁伤力最大,相互承诺不首先使用就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戒备状态和误发射风险也随之降低。

二是要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核扩散问题。一方面高喊防止核武器扩散,另一方面又为了地缘政治目标开后门、搞变通。这种双标无法取信于人,无法有效回应无核武器国家对核不扩散机制合理性和有效性的质疑。

要将甚易知、甚易行的措施付诸实践并不容易。这需要《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特别是主要大国摒弃大国竞争的偏狭思维,为了人类的共同安全求同存异、和衷共济。(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