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育才:美国对当前核“不安全”负主责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十次审议大会8月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美国总统拜登再度公开宣称,希望作为缔约国的中国也能够参加核军控谈判。可以说,拜登的言论在美国不过是老调重弹,了无新意,但值此多国代表云集审议条约之际,无疑又带动了美西方舆论新一波攻击和污蔑中国的节奏。

美国借《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之机开动舆论机器给自己的国际责任感贴金,塑造本国“爱好和平”的形象,同时施压对手,给拒绝加入核军控谈判的中国贴上“破坏和平”的标签,借机大肆炒作“中国核威胁论”,其实质是引导西方和国际舆论向中国泼脏水,妄图破坏中国的国际和平形象,为进一步遏制打压中国找借口。这种虚张声势、倒打一耙的伎俩注定不能得逞。

首先,中国选择暂不加入美俄核裁军谈判具有充足的理由。一是,根据外界包括美国普遍认可的数据,中国的核武器数量不过在200至300枚之间,这个数量和拥有数千枚核武器的美俄相比,连他们的零头都不到,不具备与美俄对等谈判的“资格”。

二是,中国的核武政策在所有拥核国家中是最温和的,中国是五个核大国当中唯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核武器仅仅用于反击,而不会用于主动攻击。从国际道义上讲,美国应该学习中国,而不是反过来对着中国指手画脚。

其次,导致当前核扩散形势严峻紧迫的根源在美国。是美国肆无忌惮地退出“中导条约”、退出“反导条约”,不断在亚欧大陆的一系列国家加强反导系统部署,加剧了大国之间的战略力量结构失衡,导致其战略对手不得不发展新一代进攻性战略武器,以及寻求扩大核武器库避免对美战略威慑失衡。是美国的军事施压政策导致东北亚、中东地区的持续军事紧张,使朝核问题和伊核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是美国力图加强盟友力量导致个别国家非法跨越核门槛成为事实上的拥核国家;是美国搞美英澳核潜艇合作,从而增加了一些国家走向“核武装”的危险。

再次,是美国主导北约东扩政策推动乌克兰危机形势不断恶化,直到军事冲突爆发。北约东扩是美国不断挤压和剥夺俄罗斯战略纵深的过程,美国在北约新成员国和潜在成员国进行“北约化”的军事力量改造,不断建立和扩大进攻性力量部署,推动相关国家疏远和恶化对俄关系,严重威胁俄罗斯的国家军事安全,导致莫斯科被动升级反应,最终引发后者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在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发起之前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乌克兰总统曾提到考虑放弃不再拥有核武器和重新寻求核武装的立场,这是俄罗斯作出强势反应和不惜采取军事行动的背景之一。

为了遏制美国和北约军队直接介入乌克兰危机,俄罗斯进行大规模的核战略演习,在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全过程保持战略核力量的高度动员和戒备水平,并一再对美国及其北约盟国警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真实危险”,俄罗斯针对美国北约军事挑衅的核报复行动“一触即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会议开幕式上警告说,更多核武器的危险正在增加,因为防止升级的护栏正在削弱。“今天,一个误解和一个错误的判断就可能将人类带向核毁灭的深渊。”古特雷斯的警告绝非危言耸听,美国施行大国恶性竞争战略,为维护霸权地位无止境打压战略对手,不惜触动对手核心利益,而且冒着对手忍无可忍的风险,致使核战争离人类越来越近。

为今之计,需要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一致督促美国政府悬崖勒马、改弦易辙,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为契机,真正反思当今世界面临的“核扩散”和“核战争”风险,尽快采取建设性行动,重启美俄战略核裁军的谈判。(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