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刚:美外交应听听基辛格之言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上月在中国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时称,“中美之间出现的问题是一个崛起力量和既有力量相遇时必然产生的矛盾,这是一个演进过程,而不是一个固定状态。现在美国政府是真正希望能够与中国建立基础性关系,至少能在接下来十年中改变关系基础的定位”。遗憾的是,美国现任政治家和决策人的表现同基辛格所说差距很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美国在外交政策上顽固保守,无所创新。美国创新能力强是公认的事实。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一任期时常会见美国科技界精英,并不计前嫌地任命批评者英特尔首席执行官欧德宁担任要职。与科技上的创新相比,在国际政治和外交政策上,美国近40年来却几乎没有大的进步。

比如,朝鲜半岛无核化曾在2008年出现转机:朝鲜炸毁了宁边地区核设施的冷却塔。而朝鲜半岛今天却发展到如此危险境地,与美国顽固保守的东北亚政策有直接责任。事实上美国人只想保留冷战遗留问题,利用这些问题使美国在东亚的利益最大化,并不像中国那样真心实意希望解决它。

直至今日,美国人还在用冷战思维竞选总统,时常拿人民币说事;用冷战思维处理国际事务,“重返亚太”,遏制中国,环太平洋22国军演唯独不带上中国。

第二,美国外交只讲利益,缺少道德基础和哲学睿智。基辛格曾说,“中国看问题的方式是概念性方式,从哲学高度来看一个问题,美国人比较务实”,这点他说对了。美国一方面承认一个中国,另一方面不断地向台湾出口先进武器,制定“与台湾关系法”来干涉中国内政,为了局部战略利益,美国不惜违犯《联合国宪章》长达34年。所以1972年尼克松访华准备了功课要同毛泽东主席谈两国外交关系时,毛主席却和他谈哲学。直到今天,美国的“重利”似乎全无改观。

第三,美国人除了逻辑学没学好,还得了健忘症。美国一方面说在钓鱼岛主权上不持立场,一方面又说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这除了有逻辑学毛病外,在法理上也完全站不住脚。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人还得了严重的健忘症。当年为了对抗苏联,美国人花钱出武器精心培育了拉登,得到的回报是“9·11”大灾维;伊拉克曾经是美国的盟国,但到头来美国又想消灭它。这就是美国一直以来奉行的外交政策。美国不该忘了,二战初期对日本的纵容和绥靖,导致珍珠港事件使美国太平洋舰队受到重创;而今天的日本,美国本来是可以联合战胜国一道共同遏制和管教它,让日本成为“遵纪守法”的地球公民,但美国却因冷战思维作怪,给日本人撑着核保护伞,以致日本右翼再次成为东亚不安定因素。

值得欣慰的是,美国新国务卿克里最近的表现略有基辛格的踪迹。他强调美中合作的重要性,警告称“妖魔化中国,将其视为下一个巨大威胁,这都不尊重事实”,认为“即使两国现在仍有许多不同意见,但双方合作拥有难以置信的潜力”。但愿克里国务卿能够践行自己的判断,为美国外交开创新风,那不仅将是中美两国的福音,也将是全世界的福音。▲(作者是广东海洋大学海洋政治战略研究室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