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欢迎克里,希望他与希拉里不同

美国新任国务卿克里今天开始访华。关于这位新国务卿熟悉外交和比较温和的处事作风,媒体已经谈论了很久,这次他代表美国新班子同中国新领导层接触,舆论肯定会把他同之前对他的描述做对照。

中美双方将会谈论朝鲜半岛当前的危机,但双方的相互摸底、了解对方今后几年的外交战略构想更重要。半岛危机是中美关系有些紧迫的插曲,但如何控制不断加重的中美战略互疑同样是个大难题,后者的严峻性正在向亚太地缘政治的深处扩散。

中美贸易和合作都在增长,但相互防范的冷风也不断刮过来。中美两国相互的了解多了,但都对两国结构性矛盾的深层原因更加深信不疑,而对推动两国哪怕临时热络一些少了积极性。中美关系“坏不到哪去,也好不到哪去”已经成为中国相当流行的认识,在美国大概也一样。

对中国人来说,希拉里·克林顿冰冷的面孔非常难忘,“温和的克里”只是美国众多符号中的一个,即使他的“温和”是真的,也主导不了美国对中国防范的减少。很多中国人过去以为外交是两国政府之间的行为,现在我们都已经清楚美国对华外交的主体非常分散,克里远远做不到是美国对华态度的总代表。

什么是中美外交,这个问题也变得模糊而严重。以往我们以为中美外交是两国领导人互访,是中美贸易以及军事商谈,现在普通中国人都能悟出,南海摩擦、钓鱼岛冲突以及朝鲜半岛搞出的麻烦事,里面都包含了“中美外交”。这让很多中国人如今一想到美国就不太舒服。

如今在中国有一些很喜欢美国的人,网络上有人将这种现象戏称为“爱美国主义”。但这些人大多又同时是中国体制的严厉批评者和对立者。这一现象增加了中国政治对美国的内在警惕。

有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相信,美国对华政策的总目标是“颠覆”中国现行政治制度,像当年搞垮苏联一样“搞垮中国”。因此中国在发展同美国关系的同时,必须对美严加防范。

美国则对中国任何“自信”和“扩张”的表现很敏感,对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和军费的不断扩大显示出不安。对于中国以和平方式朝着美国的实力水平逐渐迈进,美国的精英们不断表达出焦虑,对于中国人来说,美国是否会将这种焦虑转化成遏制中国的实际行动,始终是不确定的。甚至有的中国人有了一种思维倾向,他们怀疑美国同中国的各种摩擦都是美国“遏制中国”的行为或信号。

中美两个大国不可能互信到像美国和它的盟国之间一样,但两国如果放任彼此的战略互疑,中美之间的“正常关系”最终只能依赖商业提供的“共同利益”来维系了。这样的维系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般牢固。看看中日这对巨额贸易伙伴之间正在发生什么就清楚了。

应当强调的是,中美互疑有性质上的不同,美国担心中国崛起后对它的霸权形成挑战,它防范中国的方式是进攻性的,比如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中国周边加强驻军,鼓励中国周边国家在岛屿争端中对华示强等。而中国对美国的防范是对国家当下政治及安全利益的本能保护,中国的做法是防守性的。

中美关系怎么走,必将深刻影响整个21世纪国际关系的面貌和性质。而能不能控制甚至化解中美的战略互疑,是一个关键点。希拉里·克林顿担任美国国务卿4年,大大增加了两国战略互疑的负资产。我们希望克里国务卿能够增加中美战略互信的正资产。▲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