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宝富:弃考和就业难倒逼大学改革

近几年来,每逢毕业季,社会上总会出现大学生就业难和高中生放弃高考的现象。二者都不是社会所乐见的,但都可以倒逼中国大学改革。

高中生放弃高考多是由大学生滞销导致的,导致大学生滞销的关键原因之一是大学存在三重“倒三角”问题。

一是大学与市场之间的“倒三角”问题。我国是制造业大国,市场上需要大量的大专、中专职业院校培养出来的蓝领技术工人。可上世纪末以来,我国大专甚至好一点的中专都升格为本科,大专、中专几乎沦为鸡肋。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的倒置使大学的角色越发尴尬起来。

二是大学之间的“倒三角”问题。“名师出高徒”,越是优秀的教师所教的学生理应越多。可是,我国现行高等教育刚好相反,越是名校名师,教学量越少。由于师生比过低,一些京城名校教师年均仅几十个教学时数,大牌教授甚至一年到头也没什么真正的教学时数,对“研究型大学”的过度追求束缚了名校本科生招生及培养潜力的发挥。由于师生比过高,一些二本尤其是三本院校教师年均有数百个教学时数之巨。名校本科生招生“挖潜”不力和普通院校尤其是三本院校的过度扩招,制约了我国大学教育质量的提升。

需强调的是,在我国三类本科院校中,数三本院校质量最差、学费最高,且其学生以贫寒人家子弟居多。放着名校丰厚的“闲置”教学资源不开发,任凭三本院校一味扩张,让弱势者交最多的钱受最劣质的教育,这既是对教育官僚“英明”决策的嘲弄,也是对以社会“良心”自居的大牌教授们“良心”的反讽。

三是大学内部的“倒三角”问题。作为大学主体的学生和教师的权益未得到应有尊重。量化考核(俗称“工分”制)使教师的主要精力不放在教学,而是领导的“政绩”工程——核心期刊论文、课题、奖励(所谓科研三大项)。在很多大学,教师教学效果形式上是学生说了算,实质上是领导说了算——“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行也不行”。真实的教学效果与教师职称及岗位晋升之间几乎无实质性的关联,教师的主要心力何能用于教学?

由于大学行政人员的身份多由服务师生的“吏”倒置为管理师生的“官”,所以他们也需要想办法打造政绩,以利升迁:如量化考核、期刊排名、没某种级别以上的课题不给评职称,没某种级别以上的奖励不能晋升何种岗位,乃至令海外学者普遍感到好笑的“没有出国多少时间以上不得评教授、副教授”等。

总之,解决大学生就业难和高中生放弃高考问题,需大胆革新大学与市场之间、大学彼此之间以及大学内部的诸多沉疴,确立学生和教师的主体地位,还原大学的教书育人本质。▲(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