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希望欧洲对华关系务实但不市侩

法国总统奥朗德25日开始访问中国。他带来一个260余人、其中包括53名大企业家的豪华随行阵容。中国航空器材集团公司同空中客车公司当天签署意向协议,订购60架空客飞机。对法国趁中英关系冷淡之际同中国“套近乎”,英国媒体认为是卡梅伦见达赖让英国错失了机会。看来在欧洲人对华友好的概念里,经济利益高居第一位。

欧洲人的对华关系态度“很务实”,但我们希望这不是他们的“市侩”。最近这些年,英法德等欧洲国家领导人轮番见达赖,中欧冲突像“击鼓传花”一样在这些国家间移来移去,其他国家借机同中国“修复”关系。这样的游戏不知道欧洲人会不会继续演下去。

中欧经济交往如今规模空前,但双方对彼此的政治价值反而变得模糊不清。对中国公众来说,欧洲变得遥远了。那里成了一个大博物馆和旅游地,只要一沾政治的边,就全是不大不小的麻烦。欧洲国家见达赖的领导人最多,最放肆,那里搞个书市、展览,也会莫名其妙找中国的茬。

如今的中欧关系像是碎片化的,捏不出什么战略性。很多欧洲领导人的名字对中国人来说很陌生,中国人相信“战略”的重要,但如今的欧洲看不到有大的“战略家”。欧洲领导人似乎在对很具体的政治利益追逐中集体“淹没”了。

就中欧关系来说,当年戴高乐领导法国在西方国家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他图的是什么?肯定不是为了中国的商业机会。但他留下的政治遗产至今是影响中国人认知法国的一个因素。

撒切尔夫人也给中国人留下深刻印象,喜不喜欢她的中国人都承认她是“战略家”。直到十年前,人们还能在南斯拉夫问题和伊拉克战争中听到欧洲的独立声音,但是现在,欧洲的政治家们越来越像是华盛顿政策的应声虫。

大的原因大概是欧洲的衰落。但有时中国人也会想,欧洲政治家的短视和欧洲的衰落究竟是什么样的因果关系呢?欧洲有那么好的自然和人文条件,技术基础雄厚,为何逐渐变得像是“博物馆”了呢?

美国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嘲笑法德等是“老欧洲”。经常去欧洲和北美办事的中国人,大多觉得欧洲不如美国有活力。当然拉姆斯菲尔德贬“老欧洲”是为了夸跟美国跑的“新欧洲”,即那些脱离了苏联控制的东欧国家。对此我们并不认同。

世界在变化,亚洲在崛起,中国成为世界的经济新引擎,也必将影响世界的政治格局。给人的印象是,欧洲对这些变化的认识和反应都很迟钝,在情绪上则显得被动甚至拒绝。欧洲的领导人们大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面对中国崛起和发展对欧关系的善意,他们均无战略性的精彩回应。

欧洲舆论常会陷入同中国签一两个大单这种在我们看来“小打小闹”的兴奋中,并对见达赖造成的对华关系紧张“很快过去”而感觉得了便宜。在中欧关系中,我们看到欧洲政治家们的偏见、摇摆和不真诚。很难相信这批政治家能把欧洲带出当前的困境。

希望奥朗德总统能在欧洲与众不同。希望他能跳出以往几位欧洲领导人执政的俗套,重新垫高法国和欧洲与世界打交道的战略基线。欧洲的未来当然不能押在中国上,但与“新”中国处得如何,是欧洲赢得21世纪最重要的成绩单之一。中法和中欧关系应当清晰、扎实、诚信,它们不应是两面派和唯利是图随心所欲的搭配。▲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