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逸儒:民进党的“台独”幻想破灭了?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11日文章 原题:台独幻想的破灭?台湾守护民主平台协会4月23日举行研讨会,曾先后担任两任民进党主席特助,更是蔡英文重要文胆的清华大学姚姓教授曾经直言,台独、建国已经失去主流市场,民进党要说服台湾大多数人民相信可以独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24日,独派大老辜宽敏突然改变观点,说是目前没有独立的问题,至于他为何会有这种转变,他自嘲地说“因为我脑袋进步了,人变聪明了吧!”

先由正面的角度出发,民进党的变总比不变好,渐变不是突变,毕竟凡事总要有一个发展、转化的过程,即使这只是暂时的策略性转变,只是技术性的调整,甚至其中多半还有选举的考量,但如果民进党能够认清事实,了解自己,知道不管从国际到国内到两岸,台独只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不再逢中必反,不再用双重、多重的标准,不断欺骗民众,麻醉自己,制造社会的分化,只准别人用自己的标准来爱台湾,这对台湾、对两岸绝对属于正面的发展,可以给予适度肯定。

但是如果从负面的角度来看,套句共产党常用的一句话,凡事要看事物的本质,不要被表面的现象所迷惑,由于绿营人士曾经一再表示,民进党虽然认识到所谓中国因素的存在,但却无法阻止国共联手主导台湾的选举,民进党只希望自己不要变成大陆打击的优先顺位,不要激怒北京当局,要用建交来代替建国,外界很难不认为,这些绿营政治人物与知识分子的台独本质并未改变,对问题的认识仍然有其局限性。

其实,谈到台独的虚伪性与不可能性,许多民进党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都讲过类似的话。最著名的是陈水扁早就直白的承认,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谢长廷也说过,民进党过去的两岸政策是失败的,民进党要注意自己的立场是否合乎世界价值,不要变成世界和平的障碍。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之所以失败,之所以成为世界和平的障碍,除了因为几近盲动的台独立场将会引发台湾动乱、两岸战争,破坏区域安全之外,难道还是别的东西或主张?

且不说民进党及其拥护者中有太多的人是机会台独,说一套做一套,在台湾高喊台独,却又在大陆投资置产做生意,见到大陆官员一副奴顏卑膝的样子,民进党的主张和政策骗得了一时骗不了永远,它其实并没有骗倒中共和国际,反而造成了台湾民众认知的混乱,有的浑浑噩噩、得过且过,有的不知为谁、为何而战,有的跟着摇旗吶喊,不知所为为何。一个分裂的台湾,一个找不到出路的台湾,这难道就是民进党要带给台湾的未来?

其实,对绝大多数并不理解、无从接触到国家安全、战略利益的寻常百姓来说,统一或独立的最高目标是要能为大家带来更美好的生活与未来,不管是主张统一或赞成独立这些都是个人的价值或理念,各界应该给予尊重,但对身为台湾最大在野党的民进党,这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如果明明知道自己的主张只会带来灾难,还要一意孤行的操弄民粹,以满足自己的政治或政党利益,这就是如假包换的残民以逞,应该加以谴责。

如所周知,过去台湾以大陆经济落后,双方的物质差距为由排斥统一,现在则是坚称双方精神价值的不同而拒绝统一,其实就像学者所说,态度决定高度,格局决定结局,视野决定境界,凡事若有理想、目标和意愿,再大的困难也能找出解决的办法,否则再小的事情也能找出各式各样的借口。

两岸相较,台湾今日已无绝对的优势和主动,自立和自强并非独立与自大,对于中国的未来,我们仍有无可推卸的责任和权利,台湾仍应善用自己的柔性力量,把握中华文明的传承,目的不在羞辱、鄙视对方,而是要为中国的现代化,两岸的和平发展与区域安全做出贡献。

用个浅显的例子来做比喻,北京这个壮汉正在追求台湾这个淑女,淑女先是嫌贫爱富,要北京先把经济搞好,等到壮汉已经家道殷实,台北又嫌对方学历不能匹配,硬要对方读个硕士、博士,等到对方好不容易拿到高级学位,却说最好还要有个洋学位才够看,对方吃尽苦头拿了英美学位,却又说对方教养仍然有待加强,最好能说个第三国外语,结果对方把法语学好之后,台北却嫌对方年事已高,仍然拒绝交往,更别说愿意结婚(统一)了。反正理由一堆,未来台湾主张分离主义的人仍然不怕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最后,总的来说,从李登辉以降,台湾社会足足浪费了20年宝贵的时间与资源,如今两岸强弱易势、时不我予,全民目前最期望看到的是,民进党应该拿出具体的行动,不但要进行党内大陆政策的大辩论,更应放弃台独党纲、所谓的正常国家及台湾前途决议文,勇于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重新回到清廉、勤政、爱乡土的基本立场,扮演忠诚反对党的角色,理性的进行监督与制衡,不再撕裂社会,制造对立与仇恨,这才是唯一的出路,把台湾情与中国梦充分的结合,这才是正道与王道,否则民进党难有重新出发的机会。只不知道这种要求是否太高了些?(作者是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