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中国,也批评中国——前伦敦副市长罗思义看中国

本文原载于《社会观察》2013年第2期,作者为《社会观察》记者高艳萍

中国政府应该感谢罗思义(John Ross),因为他的言论常能让执政者如沐春风。

中国人埋怨北京雾霾,他发表文章说,中国的发展水平与1952年的伦敦相似,污染是处在特定发展阶段所有国家都会面临的恐怖问题;中国FDI增幅同比减少3%致使媒体惊呼:外商直接投资连续流失,而他有理有据的分析,中国仍是世界FDI首选地之一……

罗思义曾任伦敦市副市长,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访问教授,他在微博上“替中国说好话”的条目还可以列出很多。但与他的对手不同的是,几乎所有论断,罗思义都以数据说话。而且,受已故英国经济史学家爱格斯·麦迪生的影响,他很善于以历史纵深的眼光来看问题。

阴谋论者能揣测出罗思义“维护中国政府”的多条动机:他是不是西方世界派来的间谍,专门来“捧杀中国”,让中国走上当年日本和苏联的老路?或者他领着人民币,刻意讨好中国,并在此基础上,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下一步在英国政坛有所图谋?

罗思义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是托派马克思主义集团(IMG)在英国的成员,后又成为IMG内部的反对派组织“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的成员,后来“社会主义行动”出现分裂,而罗思义成为其中一个派别的领导人。1990年代,罗思义在俄罗斯呆了8年之久。那么他对中国的“偏爱”,是因为当今西方人眼里离经叛道的社会主义情结?

对政治没有兴趣

种种“荒谬”的猜测,在2012年底上海交大罗思义那间堆满报纸,除了书桌、文件柜就剩行李箱的“陋室”里,被一一击破了。

50多岁的罗思义,讲话幽默风趣,但回答这些问题时表情却很严肃。他说,无论做咨询,还是教授、副市长,研究经济问题,寻找真相,一直是他最为感兴趣的领域。

对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参与激进左翼运动的经历,罗思义笑着自嘲,“年轻人如果没有这些愚蠢的经历,就没有真正活过。这件事留下一个永久而有意义的教训就是,不要相信别人告诉你的事实,要自己去调查。”后来,中国人最熟悉的“实事求是”就成了他的座右铭。

1983年,时为新闻记者的罗思义撰写了一本剖析保守党的著作,预测民众对保守党的支持率将会下降。该书出版的时候,正是保守党领袖撒切尔夫人赢得大选之时,人们不相信他的预言。当时大伦敦地区议会领导人列文斯通对罗思义的观点很赞同,即约见了他。

罗思义2000年,列文斯通当选伦敦市市长,邀请罗思义担任伦敦经济和商务政策顾问,这个职位相当于中国的副市长。负责研究制定伦敦的经贸政策,申奥、宣传奥运,与全球各大城市的经济交流与沟通。2008年,列文斯通任期结束后,他便退出了政坛。

“我对政治没有兴趣,做列文斯通的经济顾问,仅仅是出于个人原因去帮忙的。”罗思义说。

我是自干五,不是五毛

而最令罗思义感到“被侮辱”的事是,因为他时常替中国政府说话,被一些人骂为“五毛”。

“我是‘自干五’,不是‘五毛’。很多人根本都不认识我,认为我收了政府很多钱,这是很愚蠢的说法。我不仅赞美中国,也批评中国。”“反驳我的最好方式是拿出证据从反面证明我是错的。如果有人造谣中伤,多数情况下是他没料了,这反而证明我是对的。”

罗思义一直强调,他研究中国已经十多年,来中国之前,就开始“为中国说好话”了。1992年他撰写文章《为什么中国的经济改革会成功,而俄罗斯东欧会失败》,预言俄罗斯经济必将崩溃,中国经济必然成功。直到2004年,他才第一次踏上中国的领土,2009年正式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做访问教授。

“我的职业是对经济做出准确的判断。1992年我写了中俄比较的文章之后,中国经济以平均10%的速度增长,而俄罗斯增速为0.8%。很明显,我的预测是对的。”罗思义对此引以为豪。

老“玉米”

罗思义与中国的渊源不止于此。

2005年任伦敦副市长时,为宣传伦敦,罗思义特意邀请李宇春做中国的代言人,从此成为“春春”的粉丝。他认为,“西方人对中国的认识只有长城、兵马俑和故宫,那都是古代的中国。李宇春代表了新中国的年轻女性形象,很现代,着装打扮不以取悦男性为目的,这与当时西方世界的潮流也是吻合的。”

现在,自称是“老玉米”的罗思义,随时关注和参加李宇春在全球各地的演唱会,与中国的“玉米”们讨论李宇春,这已经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但罗思义还有更远大的梦想:他期待在中国多待些日子,见证自己的新预言实现。

他显然比很多中国人对中国更有信心:“我认为中国会在2015-2017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2025-2027年,中国将成为全球先进经济体。”

“我希望能够见证,中国打破100多年来美国统领全球的格局,这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大事。”

成为世界先进经济体只需15年

《社会观察》:中国社科院1月初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将在2049年全面超越美国,引来很多争议,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这过于乐观。你怎么评价?

罗思义:我觉得这份报告是正确的。中国什么时候全面超越美国,重要的不是时间点,重要的是它打破了中国人的自卑感。我认为,中国成为世界先进经济体只需要12-15每年,到2024-2027年这个目标就能达成。全面超越美国,可能比他们的预测更早。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体量比官方公布的还要大。因为中国一直坚持用市价来测算GDP,西方用购买力平价来测算。世界银行根据购买力平价来算,中国GDP已经是美国的79%。但中国政府的统计只有49%。此外,世行的统计还没有计算农村的购买力,他们的很多消费比如住房和食品是不用花钱的,或者花费很小。

《社会观察》:很多中国人认为中国经济问题很多,比如郎咸平等人认为,中国制造业高端回流美国,低端迁移至东南亚甚至墨西哥,这很危险。

罗思义:郎咸平所谓的中国制造业要崩溃,完全没有依据。通过几个例子来说明整体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这是统计学上的最简单的原理。

中美工业产出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工业产出比5年前增长了80.3% ,美国的工业产出则比5年前下降了2.6%,未来趋势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社会观察》:2012年全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下降3.7%,为2009年以来该数据同比首度出现下滑,你却乐观地说,中国还是全球FDI首选地之一?

罗思义:2012年全世界的外国直接投资都显著减少了。2012年上半年全球FDI为6690亿美元,减少了8%。许多国家的FDI水平都严重下降,美国下降39%,印度下降43%。

根据市场汇率计算,美国经济总量大约为中国的二倍,但考虑经济规模的话,流入中国的FDI比美国要多。

那些替外资喊话的媒体故作惊人之语,我知道这是外资想索取更多投资优惠。这也从反面来证明,中国仍将是世界FDI的首选地之一。

邓小平是经济天才

《社会观察》:国内外都有人认为,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大量国企占据着重要领域,压制了民营企业的发展。但是你却认为,这是中国经济30年取得成功的根本基础?

罗思义:中国确实是国家资本主义。一个国家的经济要增长需注意两个数据,一个是投资占GDP的比重,另外一个是投资效率。以过去5年的经济数据为例,中国经济的年增长率为10.5%,固定投资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3.1%,这就意味着国内生产总值每增加一个百分点,投资就要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1%,这就是投资效率。与美国等其它国家相比,中国的投资效率这些年虽稍有下降,但仍然是最高的。(见下表)

欧美国家为什么经济复苏乏力,原因正在于投资下降。因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不管经济,他们没能力阻止投资下降。但中国有强大的国家资本主义,可以防止投资下降,进而防止经济下滑。

1978年以后,在邓小平领导下,中国在很多生产型领域进行私有化,但仍然保持金融、电力等关键领域国有,这种结构正是中国经济成功的根本基础。

《社会观察》:你说的这是危机状况下,混合经济更具有抵御危机的优势,可是在经济发展相对平稳的时期,政府干预过多,国有经济力量太强,经济运行势必低效。

中国投资效率遥遥领先罗思义:政府一定要有控制投资水平的能力,但不是一定要时时控制。美国政府现在是想控制但无力控制。美国经济中金融行业所占比重太大,金融业的利润非常高,但是他们的现金没有用来投资,全部买了政府债券。美国经济要复苏,国家应该投资改造基础设施,但没有国有企业来为政府做这些事情,这就是美国经济结构的缺陷。

中国经济运行非常好的时候,政府就可以退出,减少干预,但是一定要保持管控的能力。但是历史告诉我们不会永远一帆风顺,总是要出现危机,所以必须要有这样的结构,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有这样的结构。

《社会观察》:所以你说,邓小平似乎比任何西方当政者更能准确把握凯恩斯《通论》中所要表达的内涵,邓小平是你的偶像?

罗思义:我家里有三卷邓选,我都读完了。我觉得邓小平是经济天才,他让数十亿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腹地的变化,从这个角度讲,邓确实是我的偶像。但我不觉得他是实用主义者。

邓小平不仅是个政治领导人,他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经济学家,我也相信他有非常强大的经济知识储备,我能够看出邓小平其实是看过凯恩斯原著的。邓小平独创的邓小平理论,与凯恩斯理论殊路同归。

养老金入市很危险

《社会观察》:近十多年,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热捧中国。有人认为,这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他们认为前苏联的倒下、日本的衰退,都是西方的捧杀引起的,你怎么看?

罗思义:我喜欢中国,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大唱赞歌对中国没有任何帮助。比如,我说中国明年就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多么好的赞扬,但这不可能;但十五年以内,中国可以成为世行标准的发达国家,我是指美国、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

但这并非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因为世界上有多重力量在阻止中国的崛起。据我所知,美国的一些重量级人物,他们在夜以继日地想办法阻止中国超越美国。

我为什么如此反对新自由主义,因为任何一个实施了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却很有市场,如果新自由主义将中国引向错误的道路,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因为中国有十几亿人口,这十几亿人其实有可能成为一个先进的经济体。

《社会观察》:那么中国经济在你看来就没有问题吗?

罗思义:当然,我不仅赞美中国,我也批评中国。比如股市,中国政府没有认识到经济增长与股票收益之间的关系。经济增长越快,股票收益越烂,它们之间是呈负相关的关系。但中国政府一直以为经济增长越快,股市表现会越好,因此做了一些错误的决策,想改变股市的基本面。比如养老金入市,这是非常危险的。西方发生过这样的危机,用养老金投资股市,结果股市崩盘了,养老金发不出来。

房地产政策曾经也出现了大失误,中国政府之前以为,全部靠市场能够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事实证明,之前的做法是错误的。另外,也忽视了房屋租赁的重要性,在新加坡、德国等国家,房屋租赁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所幸目前这些错误正得到纠正。

《社会观察》:对于主流舆论一直提及的理论,“中国要将以往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靠消费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你一直有不同看法?

罗思义:靠消费拉动经济,就好像用方轮胎启动自行车。在市场经济中,有利润才有人生产,而不是有消费才生产。

中国一段时间的经济政策以增加消费(即生活水平)为主要目标,不幸的是,中国却把这个目标变成急剧增加消费占GDP的比重。这种混淆带来的实际影响在2012年很明显,中国试图通过涨工资推动消费占GDP比重,而且工资增幅远超经济增速。这种举措增加了中国经济通胀的压力,挤走了企业的利润,以致2012年上半年的投资削减,经济增速下降。

人们误认为国内消费就等于国内需求,这是不对的,事实上国内需求等于消费加投资,这是基本的经济学原理。2012年下半年,中国政府找对了应对经济下滑的措施,增加了投资,经济才开始探底回升。

《社会观察》:那么你也同意,林毅夫所说的,中国仍然需要靠投资拉动来推动经济增长?

罗思义:我同意林毅夫的观点,我这里有一系列的数据也能够佐证。大家都说中国的投资比例高,这不奇怪。从世界经济三百年来的趋势来看,任何一个新兴的领头羊国家,投资占GDP的比重都是比较高的。美国在19世纪末的投资占GDP比例为25%,亚洲四小龙韩国飞速发展期的这一比例为35-40%,中国2011年是54%。未来如果哪个国家又出现这样的经济发展奇迹,这一比例可能还会上升。(见下表)

中国的投资效率远高于美国,减少投资只能使中国经济和生活水准增长变慢。

亲眼见证中国超越美国

《社会观察》:你对保守党的研究,使得伦敦市长列文斯通邀你做经济顾问;对俄罗斯的研究,又得到俄罗斯的重视,在俄罗斯呆了8年之久。你在中国不断发表言论,是不是也期待能够影响中国决策?

罗思义:我所能做的事,是研究经济领域正在发生什么,为什么发生这些事,以及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我的证明和预测是对的,自然有人重视。

1983年,我写文章认为英国保守党的受欢迎程度在下降,现在人们觉得我说的是对的,但是30年已经过去了。1992年,我对俄罗斯经济的预测,几个月就证明是正确的。我认为,对中国经济的预测,不会像俄罗斯那么快得到验证,也不会像英国需要等那么长时间。

《社会观察》:那么,你是否会在中国多待些时间,见证你的预言实现?

罗思义:当然,我暂时还会待在中国。我跟我的学生开玩笑,2017-2019年,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那时候,我要是死了,那就太不幸了。到2024-2027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先进的经济体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还活着,而且身体还好,还能飞,我可以到中国来看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