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骅:“棱镜门”恐引发全球性网安问题 务实求解需要诚意

美国著名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站近日转载《印度快报》一篇题为《“斯诺登”效应》的文章,作者拉加·穆罕是该基金会的一位学者,笔者将他在文章中的部分表述翻译如下:

“德里对斯诺登事件表现出了明智而恰当的低调。一味在网络间谍事件中抢占道德高地并不会让印度走得更远。毕竟,把监控作为治国手段,是自古即有的事。监控从来也不只是针对敌人的,朋友也是谍报对象——这些成例从来没有变,变的只是这个时代的技术环境。”

“为了应对中美在网络空间的对抗与可能存在的合作所产生的新挑战,印度政府在网安方面不得不多做些功课,这关系到印度未来在网络地缘政治中的影响力。要知道,即便印度近些年来在网安方面确实下了不少功夫,但其发展步伐还是赶不上中美。”

“为了适应未来网战的需要,跟上世界网络技术发展步伐,印度政府必须争取到议会与公众的信任与信心,来支持其布局谋划。信任与信心从哪儿来?在政客们的空谈中是肯定找不到的。”(原文链接:http://carnegieendowment.org/2013/06/19/snowden-effect/gb3f )

从穆罕先生的文章中不难感受到“棱镜门”事件给各国在网络安全上带来的不安。而中美非常有被各国拉来做冤大头的危险——如文章所述,“为了应对中美在网络空间的对抗与可能存在的合作所产生的新挑战”,成了印度“不得不”加强自身网战建设的理由之一——姑且不论这个理由本身是否站得住脚,再不论其是否能使人信服,我们明白地从穆罕的文章中看出,一个为各国政府所乐见的、能够为增强本国网战能力建设提供合理性的堂皇理由已经产生。当各国都各怀心事将中美置于“炉火上”时,中美不得不“被”成为“世界网络军备竞赛”的始作俑者。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承蒙“抬举”,硬生生被塑造成类似冷战时期苏联的角色,实在冤枉。

网络空间的安全、博弈问题明显是全球性问题,而中美因其大国身份又起着表率作用。“棱镜计划”将美国置于尴尬处境之中,作为网上与网下毫无疑问的双料老大,美国在“全球网络空间的合作共赢”的示范引领上并没有贡献正能量。虽然理性的政治分析家们都如文章作者一样,认可“谍报的对象从来都未排除过朋友”,但监控的手漂洋过海偷偷摸摸地伸到了盟友与合作伙伴的家里,终究是一件亟需澄清与诚意的糗事。

北京在棱镜门事件曝光后,已经表现得足够克制——即便在网络安全领域曾饱受美国的无端指责,中国政府却并没有表现出借机报复美国的兴趣。作为官方声音的出口,中国外交部仍在“招架”美国借自己的“家丑”向中国挪移过来的一系列进招,其新闻发言人还是将表态的重点放在了“澄清自己”上,如果说有主动出击的一面,那也是奉劝美国“管好自己的事”以及呼吁世界各国“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安全”上。毕竟,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中国更深刻地理解“和则两利”的道理。中国与美国想来也不会愿意被别国当作发展网军的由头来利用——尽管从穆罕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这种端倪已经出现:印度学者已经开始以所谓的“中美网络博弈”为由,进言政府在网战能力建设上采取更多行动了。

然而遗憾的是,当中国审慎克制地对待“斯诺登事件”时,美国考虑的不是解决问题——给各个被监听的国家及民众一个合理的解释与解决办法——却不断发挥演员天赋,给世界观众上演了一出“大国博弈”的闹剧:先是对港府的合法行为无端臆想,随后又玩“中国间谍”的花样,以斯诺登为线索,又把俄罗斯扯了进来。美国显然将本该自己独坐的“受询席”成功改造为中美乃至俄罗斯及拉美诸国共同参演的“舞台”。这种歪楼风格是否有助于实质问题的解决,令人疑惑,但可以确信的是,这的确引开了不少本该持续关注其监控各国网络的注意力。中国无疑没有兴趣在美国闹剧中客串角色,媒体一句“中国人向来不愿意掺和别人家的烂事”道出了中国的心声。无论从理性还是情感上,中国都希望美国把自己的事处理好,而不是玩“祸水东引”这种极易引起区域乃至全球动荡的把戏。

印度在网安领域不同于饱受诬屈的中国,本身处在一个比较超脱的位置。穆罕在文章中也冷静地提出,“一味在网络间谍事件中抢占道德高地并不会让印度走得更远。”这在客观上对部分热血激进的民众未尝不是一个提醒。面对现实是务实求解的第一步,因此,即便中国遭到了美国网络监控的侵害,却还是呼吁美中一道加强对话合作,管控摩擦分歧;即便多国都因遭受到美国网络监控的侵害而显得愤愤而不安,中国还是“以和为贵”地呼吁“各方切实本着互尊互信的精神,积极开展对话与合作,妥善处理网络安全问题,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与安全。”颇为讽刺的是,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呼吁多少显得有心无力——而更为讽刺的是,有能力的国家,偏偏又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樊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