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主动参与TPP,倒逼中国经济转型

为应对新兴国家崛起给美国带来的压力和挑战,美国力推两大地区性的贸易体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这“两洋战略”的实质是,美国企图重新构建新的全球贸易体系。

美国一个主要战略意图是排斥中国,重新确立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同时,还宣告中国利用现有全球贸易体系的红利走到尽头。一方面,中国出口结构转型升级,中国企业与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企业将面临“碰撞式的竞争”;另一方面,如果中国停留在低端环节,又会堵塞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增长的道路。因此,中国已很难维持自身在现行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地位。

从现实来看,中国应对有两条思路。一是联合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构建新全球贸易治理规则体系,以抗衡美国。二是积极以新兴市场国家的身份,参与到美国主导的TPP谈判中去,尽可能促使新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包含新兴国家的利益诉求。从实施效果来看,由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经济利益的竞争性以及地缘政治间的矛盾,导致合作成本相对较大。第一种思路的可行性不大。针对第二条思路来说,由于美国试图倡导的新规则中包含一些特殊条款,比如,反政府补贴条款、限制国有企业条款、环境安全条款、劳工保护条款、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市场开放条款等,这就导致如果中国最后以迫不得已的姿态,被动接受美国主导的新全球贸易规则时,付出的代价必然很大。

对此,中国的破解之策就在于,应及早地、主动地加入美国主导但不是受其完全控制的TPP谈判。毋庸置疑,美国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打造一个完全按照自身利益作为基点的全球贸易治理规则体系。这就给中国参与乃至影响新的全球以及地区贸易规则体系的制定和形成,提供了破解空间。

中国更要看到的是,参与TPP所形成的倒逼力量,将对国内经济结构调整产生积极影响。首先,倒逼中国对现行出口补贴政策的改变和调整。各级政府依靠补贴和优惠政策来鼓励出口的发展模式,给中国企业出口竞争力的转型升级造成障碍,也给发达国家屡次对中国实施贸易“双反”提供借口。近来中国光伏产业所遇到的发展困境,就反映了这种困局。

其次,中国经济发展已到保护环境和提高劳动者权益的关键期,虽然政府意识到这两个问题的重要性,也在尽力制定政策措施加以改善,可是由于企业形成对已有盈利模式和体制的路径依赖,很难有内生动力主动改变。外部压力将倒逼中国对环境和劳动者权益保护标准的提高。

再次,倒逼中国合理地界定政府干预经济之“手”和国有企业的边界。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出台的4万亿刺激计划是否导致“国进民退”,引起众多争议。新全球贸易规则无疑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功能和边界产生很强的外部约束。

此外,建设创新型国家,需要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然而,对国内外创新企业的模仿已成一些企业获得技术的常用手段,发达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强烈要求,会倒逼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

总之,中国如果能以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体制改革,将这种外部压力高超地转化为对国内经济改革的倒逼力量,主动应对即将到来的新全球贸易规则,我们将立于不败之地。▲(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