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建庭:岂能用南海问题绑架东盟峰会

近年来,每逢东盟外长会议,菲律宾就会借机炒作南海问题,这几乎已成为其外交“固定动作”。今年也不例外。6月30日,第四十六届东盟外长系列会议在文莱召开,菲律宾外交部“强行”在会场散发指责中国的新闻稿。在这份类似传单的新闻稿中,菲外交部长德尔罗萨里奥声称,中国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内的黄岩岛和仁爱礁不断增加的军事和准军事存在将“对该地区海上和平与稳定的努力构成威胁”,中国的行为违反了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菲律宾再次拿南海问题挑衅中国,妄想分裂中国与东盟的友好关系,是典型的将一己之私凌驾于东盟的整体利益之上,是惯用的用南海问题绑架东盟峰会的不负责任行为。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11年,在东盟外长巴厘岛峰会上,菲律宾抛出所谓的解决南海问题方案,不仅破坏了东盟与中国已经达成的一致,而且干扰了会议的原定日程;2012年,在东盟外长金边峰会上,菲律宾的一纸“控诉”批评时任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反对将黄岩岛问题写入联合公报,造成会议自成立以来首次未能发表联合公报。菲律宾之所以选择在东盟会议上频频向中国发难,一是为了挑拨东盟成员国与中国的关系,妄图拉帮结派制衡中国;二是为了继续“抹黑”中国,造成“东盟发出共同声音”的假象;三是为了吸引域外国家的关注,博取东盟及全球舆论的同情和支持。但正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所言:“个别声索国倒行逆施,逆潮流而动,不会得到多数国家的支持,也不可能得逞。”

菲律宾单方面采取针对中国的挑衅行动,试图将南海问题纳入东盟外长峰会议程,企图就岛礁主权鼓噪东盟与中国谈判,这样的做法既不合适也不明智。首先,南海问题是中国与东盟内部个别国家之间的问题,而不是中国与整个东盟之间的问题,有关争议应当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双边友好协商和谈判和平解决;其次,中国与东盟的关系非常融洽,并且正在展现出光明的发展前景,双方有很多合作发展问题需要协商解决,搁置这些重要问题去谈南海问题,不利于合作大局;再次,整个南海的局势整体非常稳定,中国与有关各方都在为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努力,并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稳定推动“南海行为准则”的达成。菲律宾无疑算是一个地区麻烦制造者,习惯采取无事生非、混淆视听、恶人先告状、拉帮结伙等外交伎俩。但是,这绝不会影响中国与东盟关系的发展大局,也撼动不了中国“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政策,更不可能迫使中国牺牲自己核心利益并作出无原则的让步。

长期以来,中国并不回避在南海问题上与声索国存有争议,但中国坚持认为,相关各方应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通过谈判协商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自《宣言》签署以来,中国严格遵守《宣言》规定,却反倒被菲律宾指责违反了《宣言》中“各方承诺保持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之规定。这是菲律宾“贼喊捉贼”的惯用伎俩。事实上,真正“不克制”的恰是菲方,非法侵占中国南沙8个岛礁、企图将“坐滩”仁爱礁变为实际占有、执意在南海争议海域邀外资搞油气开发、拼命拉域外国家当靠山增加对华筹码、肆意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如果没有菲律宾这些接连不断的“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南海问题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样的热度。相反,正是因为中国选择了“克制”,始终致力于双方协商处理争端,才保证了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合作发展,维护了东盟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增进了地区国家间政治和安全互信。

将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是中国和东盟的共同利益所在。倘若菲律宾继续“逆潮流而动”,除了恶化中菲关系,损害菲律宾自身利益,破坏南海地区稳定,将毫无益处可言,将注定没有出路。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