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洪仲丘命案预演“台湾之春”

香港《明报》8月5日文章 原题:台湾的人民之怒公民运动摘编如下:最近我和多位台湾媒体界的元老聊天,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亚洲如果哪个地方发生类似阿拉伯之春的群众不满运动,那极有可能就是台湾,因为台湾民怨鼎沸,已到了相当饱和的程度,领导人满意度只剩13%,那已是近代的最低纪录。台湾极有可能在最近的将来,由于某项题目引爆真正大型的群众不满运动,那时候就是台湾之春的开始。

台湾之春极有可能引爆

台湾之春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议题引爆,它无法预测,但8月3日星期六,它却以一种微型的方式,以洪仲丘命案为引子做了预演。大约有25万至30万群众,在酷热的8月天,自动自发的在台北马英九办公室前广场集合表达人们的愤怒与不满,“马英九下台”的口号叫得震天价响。这是台湾群众的自发自主运动,没有反对党参加。正因它是自发的公民运动,才可看出台湾老百姓对马英九、对台湾的军方是如何的不满,甚至已到了极端痛恶的程度!

今年7月3日,一个台湾成功大学毕业、正在军中服役即将退役的青年洪仲丘在部队被惩罚,活活被整死。此案发生后,军方及马英九团队根据他们的习惯,都等闲视之,部队死了一个下士义务役的士兵,他们根本不当一回事,以为新闻闹几天就会过去。但洪仲丘的家属、他的同学及网友却不死心,拚命为洪仲丘喊冤,7月20日为洪仲丘喊冤,要求调查真象的白衫军第一次出现,当天有3万人参加。由于事情已开始闹大,马英九遂开始紧张,由于马即将在8月11日前往中美洲访问,他们遂决定要在他出国之前把洪仲丘案搞定。这也是最近期间,他要国防部长高华柱下台、要军方赶快将此案起诉的原因。马似乎以为,他的这些动作,即可使民怨没有了动力,事情再也闹不下去。

问题是,马和马团队只是以危机处理的方式处理本案,并无意对此案的真象做出真正的解决,于是此案遂愈闹愈大:

(一)7月31日,军方检察单位将此案侦结起诉,起诉了18个人,但起诉的人虽多,但台湾的媒体均认为这是捉小放大,奉命整人的士官几乎已完全挑起了责任。对于奉了命令将人整死的案子,应当是罪自上面开始论,而不能只是将士官处以重罪。而且7月31日的起诉书最独特的乃是在洪仲丘的人缘不好、部队的人如何讨厌他上做文章,它的逻辑似乎是洪仲丘的被整乃是自找的。难怪军方的起诉书一出,各界都极为愤慨了。事情已经闹到这种程度,它们还在官官相护推卸责任。

(二)军方7月31日虽然起诉了18个人,但8月1日首次开庭,初收押的4个人,却都全部交保饬回,这已明示他们的罪过不是很大,不会重判。而更严重的,乃是本案在最关键的时刻,洪仲丘的禁闭室闭路电视录影全部消失,这明显的是湮灭证据,遭人删除。但桃园地检署却认为黑画面没有人为因素,乃是维修时关掉主机电源和电力不稳所致,地检署并将湮灭证据这部分永远结案,不得再议。这也就是说,此案最关键的湮灭证据部分,在官官相护下硬是草草结案,怪不得地检署决定一出,全台湾立即哗然。人们认为马团队是在吃案了。当时人们已预估到,由于当局掩盖真象,全民愤怒,7月20日白衫军只有3万人,8月3日白衫军再起,一定会有3万人的10倍,估计会到30万人。而果不其然,8月3日参加的群众的确在25万至30万之间,台湾人民对马团队和军方的愤怒已到了新的高潮!

错把洪仲丘案视为危机处理案件

一个区区的下士洪仲丘的命案,会闹成如此轩然大波,台湾以外的人一定无法理解。主因乃是,台湾的军方乃是个巨大的黑箱。它早已养成了军中无法无天的恶劣习惯。举例而言,稍早前有个江国庆案,他是个义务役的小兵,在部队里被屈打成招,立即枪毙了事,后来家属自己喊冤,终于发现它是屈打成招的冤案。台湾军方滥权、恶整义务役小兵之事已极为平常,被整死的人已不计其数。由于部队乃是个黑箱,官官相护,人死了也就死了,真象也永远被沉埋。在台湾服兵役,早已不是光荣的事,而成了相当危险的事。正是这种集体情绪,人们遂对洪仲丘被活活整死案那么的感同身受。

但令人惋惜不满的是,马团队缺少了这种感同身受的认知,他们只是把这个事件视为危机处理的一个案件,他们以为象征性的惩罚几个人,人心即可摆平,做一些小动作即可让人民的愤怒失去焦点,事情就闹不下去。例如,8月3日25万至30万人集合要求真象,马英九却颁个旌忠状给洪仲丘家属,国防部也放话说要赔洪家台币1亿,用钱和奖状就想把一件事关真象和军中改革的案件摆平,但人们要的是真象和改革,而不是要摆平。这也是洪仲丘案愈摆愈不平的原因。(作者为《亚洲周刊》主笔)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