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拉美在斗智斗勇,别简单视为反美

左翼上台让拉美外交发生变化

莱昂纳多·瓦伦特(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拉美与美国的合作从未停止过,但两者间的互不信任、互相猜忌与提防也真实存在。一方面,美国对于拉美的兴趣依然很大,看到了拉美巨大的潜力和自己的利益所在;但另一方面,拉美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出现“拉美一体化”的考量。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下滑,无暇顾及拉美,也给后者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提供了机会。拉美国家更多的是想独立自主地发展自身,而并非是对美国存有敌意,或者有意地要与美国对抗。一些拉美国家与美国的“斗智斗勇”,绝不应简单地理解为“反美情绪”强烈,而是拉美在寻求自主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必然。

戴维·弗莱舍(巴西巴西利亚大学教授):“华盛顿共识”将新自由主义强加给拉美的经济决策者,曾令巴西经济一蹶不振。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实行了十多年的国有企业私有化、金融贸易自由化、政府放松对经济的管制,以及削减政府社会福利的支出等政策后,巴西经济相对于20年前几乎毫无改善,但国内贫富差距却增长了好几倍。换句话说,对大多数平民百姓来说,生活水平在本世纪初之前的20年一直都在下降。这是最终巴西人民选择左翼领导人的根本原因。而卢拉当政后巴西经历了史上最强劲最持久的经济增长,同时巴西的贫富差距也经历了史上最大幅的缩减。这让其他拉美国家看到了希望,也让一些摇摆不定的其他拉美国家最终扶持左翼领导人上台。随着左翼的上台,拉美国家对美关系开始发生变化。

拉美“对抗美国”的印象从而何来

戴维·弗莱舍:拉美国家对美关系比较复杂,但大体上有四种。一是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共同构成拉美左翼政治运动的堡垒。二是拉美三个大国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与美国关系相对复杂,不同时期有不同变化。墨西哥与美国既有摩擦更有合作。巴西与美国的关系近年逐步升温。阿根廷与美国的关系经历了大起大落,目前趋于稳定。三是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等与美国经贸政治关系更为密切的国家。第四类是本身经济实力不强,对美国依赖相对较大的国家,主要包括中美洲以及加勒比地区的一些国家。

索利斯·路易斯(哥斯达黎加前外交部中美洲事务司、政策司司长):长期以来,美国对拉美政策在很大程度是维护其在拉美的传统利益和主导地位,比如打击毒品走私、控制像巴拿马运河那样具有战略意义的交通要道。而拉美一直在努力寻找实现经济和社会发展、巩固民主进程的路径。目前,决定拉美与美国关系走向的一个基本因素是,美国不再将拉美视为一个“均等的地缘政治整体”,而是一个个对美国来说重要性不同并且可以区别对待的国家的合成体。

莱昂纳多·瓦伦特:美国对拉美具有强大且直接的影响力。因为从19世纪起,整个美洲只有唯一一个强国——美国。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世界不再由一国主导,美洲也不再由一国主导,而是正在变得多极化和多元化。在南美洲,巴西就是具有发展潜力的新兴大国。这一力量对比的变化,也让世人产生拉美正在“远离美国”甚至“对抗美国”的印象。

因与中国的合作获得美国更多重视

赛维利诺·卡布里奥(巴西中国和太平洋地区研究中心主任):拉美区域一体化趋势日益强大,并且创建了一个又一个的机制,比如:南方共同市场,它聚集了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委内瑞拉和乌拉圭,还有作为观察员的智利和玻利维亚;而南美洲国家联盟,汇集了所有南美国家;还有拉美及加勒比共同体;另外还有安第斯条约组织和拉美一体化协会。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就是亚马逊合作条约组织。

怀特菲尔德·奈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西印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主任):拉美地区与亚太、欧洲和非洲国家不断加强合作,特别是与中国的合作发展很快,这是促使华盛顿更加重视拉美的一个因素。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拉美之前出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国,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这对拉美国家寻求多元化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它们可以从中美两个大国获取更多的资金和其他方面的支持。

哈辛特·霍尔纳达(西班牙巴塞罗那国际研究学院院长):美国近年的对拉美外交呈弱化之势。尽管奥巴马政府显示出对拉美更加重视的姿态,但并没有什么新的战略规划。美国对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确实有一些积极的政策,但这主要还是考虑到了美国与这些国家的经贸关系,尤其是美国支持提倡自由贸易的太平洋联盟,主要考虑的还是加强美国在经贸领域的主导地位。▲(本文由《环球时报》驻巴西特派记者颜欢、王海林、丁刚根据采访整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