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君:朝鲜半岛无核化,美应做出表率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半岛问题的关键在朝鲜,而朝鲜问题的关键在于其弃核与否。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仍显片面。因为它忽略了美国这个更为重要的因素。实际上,朝鲜半岛核武问题的始作俑者正是美国。

据美国五角大楼1994年公之于世的秘密文件记载,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初期,朝鲜人民军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攻克了汉城(现为首尔——编辑注),打得敌军毫无招架之力。就在朝军进一步往南推进之际,主力部队却被美军围困韩国大田一带。这时,美国远东军司令部的军事专家们制订了一项核攻击计划,建议美军在韩国大田投放核炸弹,“以彻底歼灭被围困在大田一带的敌军主力部队”。后因朝鲜人民军实施“战略大撤退”,麦克阿瑟指挥所谓“联合国军”越过了“三八线”并向平壤推进,才使得这一核打击计划未能实施。

不过,此后美军并未罢休,仍试图用核武威吓朝鲜。据另一份秘密文件记载,1954年,即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后的第一年,时驻韩国的联合国军参谋在递给美国五角大楼的报告中建议:如果另一方违反停战协定,将动员大规模的空军力量,“对中国本土投放核炸弹”。

自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一直向韩国、日本提供核保护伞。根据美韩1978年签署的《美韩共同防御条约》中的规定,美国“信守”对韩国安全和防务的承诺,其中包括继续向韩国提供“核保护伞”。从朝鲜战争停战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约40年里,驻韩美军在韩国布署了数以百计的核武器,并不时进行军演。

另据解密的美国国防和外交文件称,驻韩美军曾于1991年举行对朝鲜空中以核打击的飞行演习。这次演习包括空对空和空对地打击,由驻扎在首尔以南270公里群山基地的第8战术战斗机大队执行。截止到1991年,美国曾在韩国境内16处设施内部署数百枚核武器,以此震慑朝鲜。据了解,1977年美国在韩国部署的核武器有453枚,1983年减少到249枚,到1985年减少到151枚,这些核武器共有11种类型。

直到1992年12月,美国才将核武器撤出朝鲜半岛,但依然坚守为日韩提供“核保护伞”的承诺。现今,核保护伞依然是美国与盟友维持盟约关系的重要基石,并有进一步强化趋势。自上个世纪下半叶起,美韩两国在朝鲜半岛多次进行军事演习,其中包括著名的“关键决断”和“秃鹫”军演。

在今年的“秃鹫”军演中,美军三大核战争利器——B-2隐形轰炸机、B-52战略轰炸机和攻击型核潜艇先后赴朝鲜半岛韩国一端参与演习。5月的韩美海上联合军演中,美国甚至出动核动力航母“尼米兹”号驶入韩国釜山港。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首先,美国是半岛有核化的积极推动者,更是朝鲜半岛核武战略的祸首。朝鲜发展核武自始至终都跟随着美国的脚步起舞。美国核威胁朝鲜的六十多年,也恰恰是朝鲜自1954年研发到“有核”的六十年。

其次,作为世界头号核大国,美国在美朝力量对比中占绝对优势,其责任不容推御。美应放弃“居高临下”的傲慢姿态,与朝方坐下来就核问题对等共谈,并在改变核武威慑战略上做出实际表率。一味以武力威逼朝鲜弃核,自己却置身事外,结果只能事与愿违,适得其反。

另外,美国应给朝鲜弃核以安全出路。朝鲜不肯弃核的最大障碍是担心政权的安危,美国应充分考虑朝方的顾虑,并与中俄等亚太国家商讨弃核的可行途径与安全保障。同时,可以借鉴南非与乌克兰两种弃核模式,给朝弃核以更多鼓励与包容,创造出一种令朝主动弃核的新型机制与氛围。 (陈峰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