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赤琰:斯诺登事件美国要如何善后?

香港《文汇报》7月5日文章 原题:斯诺登事件要如何善后?美国在处理斯诺登事件上法理失当,不好好研判斯诺登行为到底是政治犯或是刑事犯,以及具体入境情况,近期多番向香港和俄罗斯轻率要人,碰了一鼻子灰。但美国如此到处伸手要人,斯诺登以爆料做出更大的自保行动,当可预料。美国要为今次的历史资讯大案化坏事为好事,最可行的办法便是效法水门事件的案例,由国会成立听证会调查斯诺登门事件,只有美国的立法与司法两大部分能自我纠正行政滥权的行为。做或不做,就看美国自己了!

斯诺登事件自个多月前爆发以来,对美国国际国内的声望影响仍没停顿,而且有更恶化的现象。首先事件暴露了美政府对中国与香港的网讯大量盗劫,在刚结束的中美首脑习近平与奥巴马两人会谈中,奥巴马还振振有辞,指中国黑客频频盗取美国军民的网上资讯,虽没证据认定这是中国政府官方所为,但也要中国政府负起责任,杜绝此事。不料奥氏言犹在耳,斯诺登现身说法,揭发美国过去几年来在国内外铺天盖地盗取网上、电话、个人资讯,其数量之大、涵盖面之广,已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其中内地甚至香港中文大学的数据库、清华大学六大网络等都被盗劫。这一揭发,显然奥巴马这下由原告转为被告,他指中国偷,但无实据,但美国却被前中情局职员揭发偷盗资料。如此一幕,奥巴马对习近平的说话有多大信誉,肯定大打折扣。

美国轻率要人方寸大乱

其次,斯诺登离港飞往莫斯科,美国跟着向俄罗斯政府要人,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出来说话,指斯诺登抵埗后并无出境,仍逗留在候机大堂,他去向如何?俄罗斯移民局无资料,无法奉告,更谈不上提供政治庇护的问题。这一下,美政府又碰了一鼻子灰,连同向港府要人不果,又多了一次挫败。说明美国在处理斯诺登事件上法理失当,不好好研判斯诺登行为到底是政治犯或是刑事犯。如是政治犯的话,要港府履行港美引渡斯诺登返美,就绝不是那么单纯的事了。何况当事人可以用政治犯身份向港方法庭抗辩,司法程序可就漫长了,可以打上三、五年官司,叫港府自己不顾自己的法律,不是强人之难吗?普京的反驳,也叫美方无言以对,人没经移民局一关,也就等于法无纪录,无入境,叫俄罗斯迳自入候机大堂抓人送回华盛顿,岂不把俄罗斯降格为美国的老二吗?以俄罗斯近百年来和美国交恶的程度,美政府如此轻率向对方要人,简直是方寸大乱了。

再其次,说到厄瓜多尔,美国竟由副总统拜登向厄政府写了信,要厄总统不要给斯诺登颁发庇护令。美国得到的答覆又落了空,厄政府没明言会不会向斯诺登发庇护令,但看在拜登的信算礼貌,也会礼尚往来,说明会先知会美政府。但如果斯诺登真的向厄政府提出请求的话,知会之说不等于会从命,也可以是知会美国,告知考虑结果不能拒绝所请。何况厄瓜多尔外长也早已明言,如果发出庇护令,也不在乎受到美国贸易制裁,就厄瓜多尔早前已给予维基解密的阿桑奇庇护的做法来看,厄瓜多尔不理会美国压力的机会很高。若然,美国又会再一次受挫。目前来看,如此与厄政府交涉,人家还未有行动,正式交涉已开始,很有向对方施压的观感,这不会是光彩之举!

更不妙的是,美政府如此到处伸手要人,对斯诺登来说,其危难的感觉肯定会不断升高,一旦到了没回头的程度,斯诺登会做出更大的自保行动,当可预料。就现已看到的动作来估计,他在港停留期间,针对内地和香港作出网讯偷盗的揭发,究其此举动机,不外是向两地人民告发美国,正告两地不要无视于美国侵犯人权的犯法行为,要和他一起伸张正义。这一来,两地便不能不顾自己人民的感受而将斯诺登引渡返美,这是他高明的一招。

乱抓人逼斯诺登爆料自保

同样,斯诺登到了莫斯科机场后,接着也在当地揭发美政府偷盗俄罗斯情报的事,好让俄政府下更大决心去顶住美国的外交压力。接着他还揭发德国、欧盟总部及众多成员国同样受到网络监控的事。这一下,德国及欧盟代表都纷纷发言,要奥巴马作出交待。这一下,欧洲的注意力已由斯诺登身上转到美政府身上,斯诺登此一着,也是自保高明的一招,在千夫所指的形势下,是非争论已不再是美国内部情报人员叛变的问题,而是美国犯上了向他国侵权的严重行为,如果美政府不理会国际要求释疑,国际便会形成一股压力,非要向斯诺登身上所有的盗证寻找答案不可。一旦形势发展到这种程度,斯诺登作为一个极关键的证人,他的人身安全也就不再是生死自理的事,而是会变成国际争相保护的证人了。也正是出于自保而不断到处爆料的考量,已有新闻报道说斯诺登留港30来天期间,他的密友已来港协助他保管复制密件版,据说已收藏在银行的保险箱内。这新闻是否属实,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很有可能会如此,美政府也不能不作如此估计。一旦有此估计,也势必会迫使美政府不得不检讨如此到处要人的行为,这不但欲盖弥彰,弄巧反拙,而且最后抓不到人,反而是自己的罪行搞到天下无人不知了。

然则不抓人之外,又会有什么高招可以将坏事变成好事呢?

美国行政滥权须靠立法司法纠正

就以美国一贯的做法去考究,通常遇上行政部门官员有什么不法行为时,哪怕是涉及总统犯罪,根据行政、立法与司法三权分立的原则,先由立法的国会成立特别的听证委员会作出对事件的调查。在七十年代初,尼克松任总统期间,发生了水门事件的偷听行为,涉案者晚间偷进水门酒店的客房,偷装偷听器,事发被保安员活捉,发觉犯人与总统府人员有关,最后经国会设立听证会百般查证,发现事件涉及总统参与其事,向总统要文件,尼克松却以三权各自独立,国会无权向行政部门索要任何文件为由拒绝。但经宪法法院裁决指明,当最高行政人员涉嫌犯罪时,尼克松不能以总统身份逃避调查,此时尼克松命令其秘书玛丽抽出有关录音带,洗掉其中20分钟的录音,估计这正是尼克松涉案的录音证据。当技术人员向宪法法庭表明可以恢复被洗掉的录音后,不到1小时,尼克松自己请辞,由副总统接任其职位,并向尼克松发出赦令,依令审讯必须终止。虽然尼克松罪行没结案,但立法与司法可制约行政人员的案例已建立。

因此,美国要为今次的历史资讯大案化坏事为好事,最可行的办法便是效法水门事件的案例,由国会成立听证会调查斯诺登门)事件,向斯诺登发出证人保护令,保证他安全回国,提供国安人员侵犯人权的不法偷盗公民网讯的证据,如发现奥巴马与前总统布什参与偷盗罪行,接着成立特别法庭进行审讯有关人员。甚至可效法水门事件一案,将总统绳之以法,只有这样才能纠正行政官员滥权违法的罪行,同时公告世界各国,美国依法不再听任官员偷盗私人或公安的网讯。否则,美国作为举世独一无二的超级强国,官员在大国权力无人监管情况下,美国的罪行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矣!只有美国的立法与司法两大部分能自我纠正其行政滥权的行为!

做或不做,就看美国自己了!(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前政治与行政学系系主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