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宝富:户籍改革不能“嫌贫爱富”

2009年以来珠三角某些发达城市实行积分入户制,达标的流动人口可入户。今年7月长三角某发达城市实行居住证积分制,达标的流动人口可享受子女教育、升学、社会保险等属地化公共服务。

积分制入户制和居住证积分制虽是户籍制度改革的积极探索,有利于流动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实现,但是二者都有共同的缺点——“吃肉扔骨头”:相对欢迎富人、年轻人、高学历及高技能者,拒绝穷人、老人、低学历及低技能者。

导致该现象的原因在于:第一,两种制度的设计者都宣称借鉴了境外移民准入条件,并将其视为制度设计合理性的证据之一。但是,国际移民与境内地区间人口流入完全不同:国与国之间没有共同富裕的义务,国内地区之间却有这样的义务。如果发达城市把富人、能人、年轻人都拿走了,那么共同富裕、社会和谐又从何谈起?

第二,两种制度本质上是以效率方式来解决公平问题,有地方利益至上色彩。流动人口中的穷人、老人、低能者相对富人、能人、年轻人更需要公共服务阳光普照。可是,城市政府出于创造GDP、刺激消费、交社保等考量,反给后者以较多入户或享受公共服务的机会。

我国发达城市流动人口众多,凝聚力强,交通、资源承载力有限,全面开放户籍尚不现实,但又不能一点也不开放,所以一些发达城市选择了既彰显“开放”又对己有利的做法:在学历、技能、投资、年龄等方面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该做法貌似合情合理,实则暗含不公:富人、能人、年轻人都到发达城市去了,落后地区怎么办?富人、能人、年轻人获得了市民或准市民待遇,穷人、老人、低技能者怎么办?长此以往,地区之间、社会群体之间的贫富差距只能会越来越大,且越来越凝固。

我国发达城市户籍改革应秉持两个方向:一是逐步减少户口附属的福利,使户口贬值。北京人、上海人都知道,户口的含金量集中体现在子女教育和住房两方面。若使户口贬值,就应把流动人口子女教育及公租房建设工作抓真做实。二是有步骤地开放城市户口,但不能只对富人、能人、年轻人开放,而应根据合理比例,将各阶层兼收并蓄。这才是发达城市户籍改革应有的胸怀!▲(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