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梦孜:中美对话不应回避TPP谈判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周落下帷幕。此轮中美战略对话同样引起全球关注。除了是两国新政府换届后的首次对话外,也因为对话前“斯诺登事件”突然而至,为双方展开更为平等而认真的网络对话留下新的注脚。不过,我们也许留意到,此次对话议题中缺少一个重要议题,即中美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

就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初始设计而言,这种对话原本是要就具有战略性、全局性和长期性的双边或多边问题展开磋商,中美双方既往的对话涉及过此类议题,但仍存在重要议题空窗和漂移状态。如今被双方有意、无意忽视的一个,就是TPP。据媒体报道,美国副总统拜登7月10日在演讲中称:“我们理解中国希望参加构建国际贸易准则的心情。但中国却对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持慎重态度”。中国最近显示出对TPP的关注,但是他表示出中国参加TPP不现实的态度。

TPP是奥巴马政府最看重的贸易政策倡议。由于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TPP一旦搞成,可为世贸组织推进未来多边自由化提供动力,甚至起到塑造亚太经济架构的作用。如果联想到,美国正在推进跨大西洋贸易投资协定(TTIP)和北美自贸区的深化与推进,美国“一体两翼”的全球经贸战略隐然成形,TPP、TTIP的任何放大或复制,无疑就是另一个WTO,是确定未来世界经贸规则的新平台。

按理讲,既然是跨太平洋经贸一体化协定,就不应少了中国,更不应排除中国。但中国被悄然旁置可能为大多数国人所浑然不知。尽管后来美方态度有所松动,但TPP关于国有企业、劳工、环保标准、知识产权与政府采购设计的高门槛,明眼人一看就知是针对中国的。往深里想,美方搞TPP并排除中国,是否意味着美国对华经济战略生变,即是否在改变长期坚持的融中国于国际秩序的既定战略?

对经济迅速崛起且经济规模加快逼近的中国,美国已不能释然了。引导与合作这种惠及双方的事可能被赋予更多的打压与竞争色彩。美国对引领全球化热情不再,甚至出现“逆全球化”的心态。不少案例表明,中国民营企业在美国这块“最具自由市场性质”的地方经营也举步维艰。

亚太地区被广泛认为代表着世界的未来。中国经济仍将保持快速巡航,代表世界经济、贸易活力的最大板块。在地区贸易自由化问题上,亚洲离开美国或未经美国点头什么也搞不成的时代已经过去,东盟10国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6国同意建立亚洲自由贸易区(RCEP),2013年5月在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市举行首轮谈判,目标是系统整合以东盟为中心的各个自由贸易协定,实现更大范围的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RCEP建成后,将覆盖约30亿人口,区内经济总值接近20万亿美元,为全球的1/3。

美国一旦搞成TPP或是TTIP,中国可能面临再次“入世”,是否为真可能言之过早。但TPP显示的对华经济战略异动,可能使一种充满活力的中美经贸关系受到影响,加剧中美互疑,而需要掂量得失的只能是美国。今天,美国仍可能具有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的最大影响力。但奥巴马政府却画地为牢,表明美国的战略视野已经收缩。此外,在如何推进亚太地区广泛而深化的一体化进程方面,中美也不可能各顾各的,在未来实现TPP与RCEP的链接方面,都需要有预先设置,中美没有默契只能是隔空较劲。

由此看来,一个长久排除中国或对中国另眼相看的TPP可能成为一面棱镜,折射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形态。TPP的战略性、全局性与长远性不可忽视,当然需要摆上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议程表的重要位置。▲(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