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杰:中国南海韬略:软硬都要来

6月27日,中菲两国在南海问题上“隔空喊话”。在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的午餐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警告南海岛礁的声索国若选择对抗将是得不偿失的战略误判。同一天,美菲年度军演在南海举行,而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表示苏比克湾将对美国等盟友开放。南海已经成为一个“复杂系统”,中国也已经熟悉各方的套路,软硬两手并举应对南海形势。

对于美菲军演,中国并没有太多反应,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认为军演“虚张声势”。本轮美菲军演属于年度军演,规模并不大,是美国与东南亚八国系列演习的一环,中国的确没有必要过度反应。如果反应强烈反而上了菲律宾的当,将美菲军演与黄岩岛问题挂钩乃菲律宾求之不得的事情。中国方面更关注菲律宾在仁爱礁海域的“坐滩”行为,国防部表示“坚决反对菲方强化和扩大军事存在的企图,坚定维护国家领土主权。”自1999年“坐滩”以来,菲律宾试图以一艘破旧军舰作为有效占有的根据,但今年5月以来,中国方面对菲律宾持续坐滩的行为进行遏制。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是苏比克湾,菲方准备投入2.3亿美元在此建立海空军基地,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在与日本防务大臣小野寺五典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与美国就使用基地达成协议,菲方将会向美方开放,而日本或者其它国家若符合条件也可以使用。苏比克湾海军基地曾是美国在东南亚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上个世纪90年代被菲方赶出去了,时隔二十年,菲律宾是“筑巢引凤”呢,还是“引狼入室”,就不得而知了。

菲律宾“狐假虎威”的策略遭到了中国外长的阻击。王毅外长表示,个别声索国在中国主张的岛礁上用舰船非法坐滩并企图修建固定设施,并将双边争议单方面提交国际仲裁,这些使事态复杂化、扩大化的举动,不仅违背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也违反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规定。如果企图借助外力来强化自身缺乏正当性的主张,则是徒劳之举,最终将被证明是一种得不偿失的战略误判。自去年5月中菲黄岩岛对峙以来,中菲关系一直没有解冻,而菲律宾则不断地寻求外部力量制衡中国,中方一直保持强硬姿态,应对南海局势的“硬手段”显现无遗。

中国对菲律宾的“硬”是与对其他国家的“软”相配合的。中国努力防止南海问题变成中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因此搞好与轮值主席国的关系就尤为必要了。王毅外长上任之后首访东南亚四国,其中包括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文莱,而此前,文莱苏丹在北京已经与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见过面。去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是柬埔寨,东盟会议上没有通过任何针对中国的决议。2014年的轮值主席国是缅甸,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日前访问缅甸,签署了落实《中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行动计划》,而即将投产运营的中缅油气管道每年将会下载200万吨原油和20%的天然气运量以支持缅甸的经济社会发展。

东盟10国中,越南和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争议比较大。相比中菲关系,中越两国在海上问题都比较克制,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在访华期间与中国政府在海上问题达成共识,双方重申将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谈判的方式解决双边的争议。双方同意“从战略高度和两国关系大局出发,指导和推进海上问题的妥善解决。”越南虽然在南海问题上跃跃欲试,但是还没有决心与菲律宾结成同盟,稳定克制的中越关系为中国应对南海复杂形势创造了更大的空间。

南海问题不仅关涉主权,也关乎中国海权的大战略。自2012年以来,中国“软硬兼施”的轮廓显现,对菲律宾的强硬和对其他东盟国家的“柔”相结合,拓宽了中国在南海地区的话语权。如王毅所言,新时期中国更加注重国际公共品的提供,除了中国与东盟自贸区之外,中国还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进一步发挥中国作为地区经济合作领军者的角色。与此同时,南海地区安全机制的构建也愈加迫切,中国对《南海行为准则》持开放态度,中国需要将南海行为准则变成区域安全的平台,如果当前的时机不够成熟,中国也会有足够的诚意和充分的耐心。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