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莫用同情客观上鼓励反社会犯罪

7月23日广西东兴市加入发生滥杀无辜血案城市的行列。一农村男子持砍刀冲进该市计生局,砍死二名计生干部,砍伤四人。昨天警方通报了该男子有精神病史的消息,但这个细节在中国各地“扎堆”发生报复社会血案时似乎并不重要了。

我们的总印象是不断有生活中的弱势者举起刀来报复杀人,杀人。而与此同时,舆论场对杀人者的谴责严重不足,互联网上有相当多的人在第一时间对报复杀人者的遭遇表达同情,甚至为他们的行为鼓掌。

我们确信这样的舆论状态是不健康的,需要有力量促其改变。现在的争论是改变这样的舆论倾向可以单独完成,还是它必须以政府改革舆论认为有错的工作机制为前提。

这样的争论在眼下无异于抬杠。舆论的不健康不可能单独是舆论的问题,或者单独是政府工作缺陷造成的。它反映的是转型期内社会深刻的内在不适应。消除所有原因再来改变舆论的危险倾向等于是放弃作为,它意味着我们将放任自己做公共舆论可以欣赏报复杀人的奇怪社会。

由于网上舆论的同情和变相鼓励,一些人今后搞报复杀人的精神压力很可能会减小,以往的道德和法律双重压力对一些极端者将只剩下法律压力。甚至个别没想那样做的人也会受到刺激和客观怂恿,有轻微精神疾病的人尤其可能受到影响。

目前尚无数据支持报复杀人在增加这样的结论,但这种犯罪的精神环境在变得宽松,从杨佳砍杀警察以来,为犯罪开脱的声音越来越多,这是我们只要上互联网就很容易获得的真实感受。

必须采取一些强有力的措施扭转这一局面。我们认为治本最重要,但谁都知道治本需要时间,需要改革的配套,因此治标同样是关键性的。我们不能因为有一些深层原因难以迅速根除,就放弃现在可以马上做的那些改变。

互联网上的评论和跟帖或许难以控制,但传统媒体应当承担起带头谴责滥杀无辜的舆论责任,互联网意见领袖也应分担这一责任。政府部门应坚决使用各种调控杠杆,督促这些责任的履行。

对于公开支持报复性滥杀无辜的言论,国家应以立法予以禁止。这样的言论如果得以在互联网上合法畅行,将对社会造成持久、深刻的伤害,将严重威胁中国的未来。

在反对滥杀无辜的问题上统一社会舆论,这决非言论自由或者不自由的问题,它是全人类真正的普世价值,也是走遍全球立国和立社会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线。如果在这里失守,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将被冲开一个大缺口,我们无法设想将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纷至沓来。

有人说社会治理出现一段乱局无可避免,只有当城市里的各种“街头自由化”达到一定程度,报复性滥杀无辜从低概率事件发展到让普通人感到不安全时,舆论才可能掉转头来反弹。就像当年人们开始时喜欢政治运动,直到后来吃了大亏才厌倦、反对它们一样。

但中国作为历史经验悠久的社会,不应当重走这样的弯路。我们应当在看到悲剧的苗头时,就开始坚决的调整。

需要有更多人勇敢站出来,迎着非理性的声音谴责反社会的报复杀人。也需要一些公共舆论平台发挥作用,让人们知道非理性舆论一旦蔓延的巨大危害。我们或者打掉一种已能感觉到的不正常气焰,或者这个社会被它的不断蔓延和裂变逐渐拖垮。▲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