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经济创新不应限于上海自贸区

上海自贸区挂牌以来,注册企业超过1000家,且都怀着很高预期。这无疑是良好开头。但有消息称,许多注册企业不知干什么,只因注册容易,期待优惠政策。还有人认为,改革创新都要放到自贸区,其他地方等待溢出效应。这些想法并不妥当。

作为我国开放程度最高,改革力度最深刻和前所未有的试验田,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无疑是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随着自贸区改革措施的实施和新机制的运行,以及三年后逐步向全国推广,其全国性意义和历史作用将日益显现。我们应办好上海自贸区,积累经验,探索既适应全球化趋势,又适合我国国情,并促进我国在未来全球经济竞争中取得优势的完整路径。但上海自贸区试验不是孤立的,离不开全国其他地区改革开放的推进,否则也很难成功。各地应立足当地,探索适合本地区改革创新和转型升级的具体路径。

笔者最近去义乌出差,适逢全市开展“‘鸡毛换糖’再出发”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要在过去基础上转型发展,再创新30年奇迹。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于2011年获批,近期目标是到2015年基本形成新型贸易体制框架,国际贸易管理和促进体制等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在改革推动下,2012年义乌出口同比增长150.3%,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408.2%,在全国一枝独秀。《福布斯》今年将义乌评为中国最富的县级市。但义乌人有危机感:义乌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底特律?他们没有坐等上海自贸区的溢出效应,也未等待新优惠政策,而是不失时机,创新进取。

义乌主推国际贸易改革,深圳前海则着眼金融创新。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2012年获批开发开放。目前正推进与香港合作的人民币业务创新,新型金融机构全要素平台引进,两地金融产品互认,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等,再造新环境和新优势。

义乌、前海与上海自贸区的改革创新方向一致。上海自贸区的成功,离不开其他地区的同方向改革开放。而上海自贸区的经验成果,又可推动其他地区的改革开放进程。

李克强总理10月10日在东亚峰会提出“2+7倡议”,力争2015年底前完成“东盟10+6”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今年中美两国就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达成一致,将实质性启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这正是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的一个核心内容,将来也要在全国推广。要实现这一前景,必须克服障碍,在全国不同地方有侧重、有步骤地改革创新和对外开放。这些同方向努力,将和上海自贸区形成呼应和互补。这不仅是为将来上海自贸区推广到全国准备条件,更为了从根本上转变发展方式,促进转型升级,争取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取得新的竞争优势,实现中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和可持续增长。▲(作者是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