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子都:美国攻打叙利亚的可能性正向零逼近

近来,国内专家异口同声,称美国打击叙利亚是板上钉钉。的确,它在叙周围调集了足够军力:两个航母战斗群,六艘军舰,几百枚巡航导弹;奥巴马总统也放出狠话,要惩罚叙政府军使用化武。几天来笔者起床便打开电脑,看打了没有。结果总是“密云不雨”。大凡物蓄久则散,美国对叙动武越放越凉,其可能性正向零逼近。

美国是否对叙动武取决定下述四点:

第一,师出有名。叙利亚内战没有威胁美国安全。联合国安理会不可能同意美国对叙使用武力。美国对叙政府军使用化物的指控象块蜂窝煤,漏洞百出。近半年来,政府军在战场上捷报频传,傻子才会在这时使用化武。叙利亚战场上出现化武,是美国设置的红线所致。反对派是美国的朋友,他们最有可能借船出海,自己使用化武,再把恶水泼在政府军头上。联合国化武调查组只能证明是否用过化武,但无法确定谁使用化武。目前世界上多数的国家和民众对美国的证据很怀疑,要想消除这些疑虑,美国必须以公正的程序向世界出示可信的证据,这点它根本做不到。强行攻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多数人会接受普京的“侵略”说。靠这种纤细的纽带,美国很难在国际上达成共识,组成可靠的攻叙联盟。

第二,战争后果。叙利亚连结亚欧和中东,具有极大的地缘战略价值。俄国天气寒冷,向外扩展军事能力很需要国外的不冻港;撇开军火贸易的利益不谈,仅其在叙的军港就值得它奋力一搏。叙利亚是伊朗的重要盟友,唇亡齿必寒;因此,伊朗的警告,可能不光是耍嘴皮子。叙利亚动乱会影响中东局势,进而会影响石油供应;中国大部分石油进口来自中东,因此叙利亚局势同中国经济利益也有关联。对有些国家而言,保护叙免受攻击,既是为了面子和正义,也是国家利益所在。美国冒然攻叙,有国家会出手干预,它可能要为此付出相当代价。届时,导弹飞起,墙倒屋塌,平民死伤,世界上骂声四起;也可能战舰起火,军机落地,以色列和伊朗被卷入战争。反对派鱼龙混杂,美国不信任他们。为这类人承担不确定的战争后果和骂名,脑袋进水的人才这么做。

第三,民意。经过伊拉克、利比亚、和阿富汗的灾难性后果,美国民众不愿意再轻易武力干涉别国。这次美国政府出示的证据更加不靠谱。以往有议员投票支持对伊拉克动武,后来在选举中常被抓小辫。时下人心厌战,改选在即,议员们可以不顾中俄的反对,但不能忽视民众的意向,投票时会更加小心谨慎。因此,对叙动武在参院通过的可能性大,在众院通过的可能性小。今年10月份,国会又要讨论政府债务上限,届时,钱的问题又被摆上桌面,向中国借钱打仗之说又会甚嚣尘上。国际上除了法国和土耳其等国外,美国的传统盟友纷纷退出战斗。既缺乏民意支持,又得不到联合国和国会的授权,这些负面因素相互作用,会使反战的因素影响加倍。

第四,总统意志。希拉里做国务卿时,她有时会影响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现在奥巴马说了算。对叙攻击他却举棋不定,备受上述因素的纠结。在对伊拉克开战时,他投了反对票。上台后,他又努力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他心灵深处可能也不想打这场战争。 在美国的决策者心里,中国的快速崛起才是大隐患。从经济和军事上对其遏制才是真正的战略重心。为此,他们把60%的海空军力摆在中国周围,对叙作战失控,会扰乱其重返亚洲的战略部署。上述原因盘根错节,无法掂出轻重,才是奥巴马团队狐疑,投鼠忌器的根本原因。大打小打道理一个样,不通情理同样是愚蠢。奥巴马惯于理性思维,他可能不会因为自己错画红线和面子,象小布什总统那样,把美国拖入一场新的战争。因为这是他最想摆脱的政治遗产。

时下,奥巴马万事俱备,但也许最不想让东风吹过来,他迟迟不决可能是以拖待变,等待充分的不开战理由。因此他也许希望众院否决,中俄或安理会提出切实的调停方案。再者,美国急什么,再过几个月叙利亚就大选,届时可让叙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作者为旅美评论人士)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