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秀东:叙利亚交出化武能否免于军事打击?

就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加紧游说国会授权对叙利亚动武之时,围绕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的局势出现戏剧性变化,着实给奥巴马出了一个新的难题,也给奥巴马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提供了一个机遇,同时也给叙利亚免于军事打击带来一线希望。

9月9日,奥巴马分别接受美国6家最著名的电视媒体采访,向美国公众和国会密集兜售其对叙动武计划。当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伦敦提出美国放弃打击叙利亚的条件,即叙总统阿萨德应在下周向国际社会交出每一件化学武器,并允许对这些武器进行全面清点。俄罗斯随即提议叙政府采取“三步走”措施:交出化学武器,在国际监督下逐步销毁这些武器,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9日和10日,叙利亚外长先后表示叙政府欢迎和同意接受俄罗斯的建议。

新的形势发展给奥巴马在对叙动武问题上的纠结平添了新的复杂因素。奥巴马兜售对叙动武计划的主要理由是对阿萨德政权“动用化武”进行“有限惩罚”并削弱叙化武能力,以儆效尤,并凸显美国的威信。现在,叙政府同意了俄提议,这使得奥巴马推动对叙动武的理由在逻辑上更难自圆其说。

奥巴马于是改口,一方面称建议是“潜在的积极进展”,如果美俄谈判进展顺利,或为解决叙利亚问题带来“重大突破”;另一方面又坚称目前事态的变化得益于其对叙动武威胁,对阿萨德是否真愿意交出化学武器深表怀疑,应继续对叙利亚保持军事压力,希望国会支持对叙动武议案。

美国国会关于对叙动武的辩论更加分化,目前的趋势是公开表示反对动武的声音在增加,奥巴马试图获得动武授权的前景更加难料。美国国会参议院原定11日就对叙动武决议进行程序性投票,正式启动表决。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和格雷厄姆呼吁国会继续按计划就授权对叙动武进行审议和表决,认为新的事态使得国会议员更有理由支持授权。参院多数党领袖里德则决定推迟投票日期,以便等待国际社会在叙利亚移交和销毁化武问题上取得进展。无论支持还是反对动武的国会议员中,许多都认为俄提议不失为好的折中方案,如能实施,将能在叙避免新的化武袭击,其效果比军事打击还要确定。

今后一段时间,奥巴马政府会在两条战线上平行用力:一是争取舆论,在国内继续阐明美国会授权动武的必要性,在国际上继续筹组对叙施压联盟;二是推动安理会就叙利亚移交和销毁化武通过一个带有“牙齿”的决议案。如果在安理会通过有关决议后,叙利亚化武得以在国际监督下移交并销毁,那么奥巴马完全可以将之归功于其军事施压和外交努力两手策略,并暂时放弃军事干预叙利亚局势。从这个意义上讲,俄方的提议不啻为奥巴马在国内外一片反对动武之声中“就坡下驴”的好机会。

叙利亚局势的复杂性决定了围绕叙利亚化武的进程必定会一波三折。美国在叙利亚的主要近期目标是巴沙尔下台,而非销毁化武,美方在销毁叙化武威胁上是认真的,乐观其成,但在推翻巴沙尔政权问题上更是认真的。美方会借着叙移交和销毁化武问题给巴沙尔政权施压,设置苛刻的条件,甚至难以被巴沙尔接受的条件,一旦双方僵持并谈崩,奥巴马便可宣称外交手段穷尽且无效,并可回归军事手段解决问题。

叙利亚反对派及支持他们的沙特等国也不会轻易让巴沙尔借着移交和销毁化武而脱身,并在战场上集聚更多的优势。叙反对派必然会尽力搅局,甚至制造更多悲情,赢得西方舆论支持,压美国转而依靠军事手段干预叙利亚局势。

巴沙尔政府的主要目标则是保住政权,如果最后认定放弃化武这一威慑以色列乃至美国的手段不能换来其政权的延续,那么巴沙尔放弃化武的意愿会大打折扣,注定不会与国际社会顺利合作来移交和销毁化武。伊拉克萨达姆和利比亚卡扎菲的下场会让巴沙尔有“前车之鉴”的感觉。

从目前看,叙同意俄方提议,可以延缓奥巴马对叙动武的进程,但尚不足以打消奥巴马政府要动武的念头。(贾秀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