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为普京批“美国例外论”喊一声“赞”

普京本月11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除了呼吁通过外交手段化解叙利亚危机,还在文章最后部分批评了奥巴马前一天全国电视讲话中强调的“美国例外论”。从最近几天美国舆论的反应看,普京不啻是捅了“马蜂窝”。美国大小媒体纷纷抨击普京对美国重要价值理念的不恭,奥巴马用不着自己开口,他的身边就形成一大拨“近卫军”。

美国虽然内部争议很多,但舆论在关键时刻或围绕重大问题有能力突然团结起来,这还是相当醒目的。美国作为超级力量能够独步世界,遭遇挫折也总是能够缓过劲来,大概与此有关。

“美国例外论”是自其1776年宣布独立以来两个半世纪中逐渐形成的价值观念。它既包括美国社会对本国成就所产生的骄傲,也有上帝对美国特殊照顾的宗教认识。它是理想主义的思潮,也是美国基础性的政治理念。总体看,围绕“美国是否例外”是很难同美国人争辩出一个所以然的,既然是价值观,道理在它面前就是第二位的。

有人说,除非有一天美国真的衰落了,沦落成今天英国这样的二流国家,“美国例外论”才会从美国的核心价值体系中淡出。而这样的假设从国际政治学的角度看,显然毫无意义。

然而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为普京敢于抨击美国引以为豪的观念而鼓掌。即使美国人把普京的质疑顶了回去,普京的话还是会在美国人的意识中留下点什么。美国舆论“很生气”,还是说明普京戳痛了他们。美国一直在教训世界,它这些年反过来遇到的重量级批评者太少,美国多少被这个世界有些惯坏了。

在叙利亚化武危机中,俄罗斯再次回到与美国战略对弈的位置,并且表现出色,获得外交加分的效果。以俄罗斯当前GDP总量大约两万亿美元的国家实力,似乎难当这一角色。然而西方世界低估了克里姆林宫和普京。

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取决于两方面,一是它的力量是不是强,二是它的弱点是不是少。俄罗斯除了军事力量很突出,科技力量差强人意外,其工业化和信息化总水平都算不上世界一流。但是俄罗斯的弱点非常少。比如它既不依赖外部市场,也不依赖外部能源和原材料,因此外部世界几乎没什么战略筹码可以威胁俄罗斯,俄是敢于为核心利益同任何威逼者“翻脸”的特殊全球性力量。

叙利亚化武危机显示,俄是当今世界的重要平衡者,它最大化使用本国力量的能力扩大了它的全球影响,而且它对扮演高于本国力量的角色很有兴趣,这也符合它的利益与外交传统。俄罗斯国土辽阔,资源丰富,民族关系复杂,与前苏联国家纠缠不清。它需要以积极的、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姿态吓阻外界对俄各种利益的侵犯和觊觎。

当今世界的大国均势过于脆弱,这时俄罗斯对恢复国力和影响力的追求虽是从本国利益出发,但它对全球均势的再塑造有益无害。普京亲自到美国媒体上撰文,直言对“美国例外论”的不满,也是值得世界舆论欢迎的。

所有人生而平等,这既是西方政治思想的基本主张,也是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基本教义之一。但“美国例外论”必然延伸成美国人同时“例外”的幻觉。作为西方民主的代表性国家,美国应当能做到对世界的不同声音“兼听”。但美国国内众多“名角”对普京的过度指责恰恰是美国社会缺乏度量和自尊的表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