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中美合作共赢是世界“最美和声”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近日访问美国,并于9月20日在布鲁金斯学会演讲,就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提出五点意见,引起全球各方重视。

当前,美国是守成大国,中国是崛起大国。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二十年中,美国还将是世界范围唯一的综合性超级大国,而中国的发展规模和影响力也将在这一阶段继续攀登世界顶峰。美国不愿被超过,这种心情并非不可理解。但中国在全球化时代通过与国际社会交换生产力要素而逐步攀顶,是中美广泛合作的必然结果。美国不可能只从与中国的合作中获取益处,而拒绝接受中国崛起。

鉴于这一合作具有互利的理性,中美之间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积极互动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中美的良性合作给世界带来了更多的财富,中美之间管控矛盾能力的提升又给世界带来了更多稳定。事实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是期许一个未来,而在相当程度上已经成为现实。中国和美国现在都能客观接受对方体制存在的合理性,这就是两国新型关系最重要的特征。

随着时代的快速推进,随着人类跨国界活动的急剧增加,人类社会正在面对广泛的全球性新挑战,如何保障地球空间以及外空区域人类公共空间的和平使用,如何保障自然资源的公平获取以及自然环境的永续发展,对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的拷问。在地区层面,各国权益争端层出不穷,这对中美等大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通过行动将中美合作落到实处就殊为重要。作为乐观主义者,人们不难发现中美几乎在所有领域都有机会合作,当然这种机会需要创造性地思考和捕获。就以中美已经共同建立了工作组的网络安全问题而言,中美通过协商取得谅解,就全球反对跨国界网络犯罪进行合作,既有必要又有可能。中美协商达成法律意义上的双边行为准则,还可为世界提供具有参考价值和普遍意义的网络安全国际法制基础。

在诸多地区热点问题上,中美也需超越相互猜疑的消极状态。如果美军明年开始撤出阿富汗,美国需就撤后阿富汗的安全做妥善安排,而阿富汗是我国邻邦,它的安全与我国利益休戚相关。倘若中美作为世界大国能同国际社会协作,承担起维护未来阿富汗和平与稳定的共同责任,那将极大有助于两国新型大国关系的建立。中国反对美国利用美日安保条约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无理主张背书,但要是美国愿推动这个问题的和平处理,就有可能协助降温,对东亚稳定产生助益。

这些机会与可能,就在中美手上。通过和平协商的原则解决各种权益争端,还应该普遍适用于亚太以及世界范围的能源安全、海洋安全、外空竞争与合作、朝核问题、伊核问题、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等等。中美平等互利、和平共赢,不仅具有无限创意,而且可以步步合作,共同形塑新世纪的大国新型关系。(沈丁立,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