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鹏:警惕日本在印度洋太平洋画的那条线

9月24日-26日,日本外务省召集印度洋与太平洋沿岸的13国负责人首次举办了以“如何确保海上交通安全”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这是日本首次举办涉及“海上交通安全”的大型国际研讨会。而与此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出访美国纽约期间表示,修改与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及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相关的宪法解释并不局限于“地理概念”,将以确保日本的国民生命安全为前提进行讨论。针对行使集体自卫权,安倍晋三于美国当地时间9月25日下午在纽约发表演讲时称,修改宪法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目的是使日本变成“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更积极做出贡献的国家”,安倍表示自己决心使日本成为“积极和平主义国家”。

出席此次“海上交通安全”国际研讨会共有13个国家,包括吉布提、也门、孟加拉国、斯里兰卡、肯尼亚、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越南以及汤加与巴布亚新几内亚,如果把这些国家连成一线,也就是“亚丁湾—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南海”,很明显,这是一条连接印度洋与太平洋的海上航线,是包括中国、韩国与日本在内的东亚地区的关键海上经济贸易路线。

日本《读卖新闻》9月26日报道指出,日本政府认为,在修改宪法解释以行使集体自卫权时,除考虑到应对针对日本盟国武力攻击的情况外,还将涵盖保护通向中东能源航线等“对日本安全有重大影响的事态”,其中假设会出现某些突发事件,例如,海湾的霍尔木兹海峡遭到水雷封锁时,日本将与中东各国联合扫雷等。《读卖新闻》的这条新闻分析,可以非常好地证明安倍在美国纽约所说的“不能从地理概念排除地球另一边的情况,而应从是否关系到日本国民的生命、财产和国家利益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句话的含义,安倍这句话的玄机就是,因为日本原油进口有80%以上都需经过“海湾—马六甲海峡—南海”这条海上航线,海湾地区的任何危机都有可能严重影响日本的安危,所以,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地理范围应当以对“日本安全”的影响为标准,再说得透彻一点,也就是,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范围应该涵盖从印度洋到西太平洋海域的海上关键交通航线,而不应该局限在“日本周边”这个小小的范围内。

到此,我们似乎可以看出:日本之所以如此重视与紧盯着“亚丁湾—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南海”这条海上航线,当是与这条航线所处的地缘战略地位以及这条航线可以轻易当做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最便捷的一个“切入口”有着密切联系。而日本联络印度洋与太平洋沿岸13个国家召开“海上交通安全”研讨会,其目的也不外乎是,拉拢印度洋与太平洋上主要海上航线相关国家,以“加强海上交通安全合作”为名,以挤压中国也正在远洋国际海域行使正当权利的空间,当然,更重要的是,日本可以借此次研讨会为机会,试探国际社会对日本正在“跃跃欲试”谋划在海外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反应。

“今后,日本要与美国一起,建立印度洋与太平洋世纪”,这是安倍晋三9月25日在美国一家保守智库发表讲演时所说的,日美共建“印度洋太平洋世纪”,言外之意,是不是“印度洋与太平洋”是日美共同的“势力范围”呢?

如果,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内(或者更长时间内),安倍内阁最终获得了能够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这一特殊权力,那么,日本作为一个海洋国家,行使集体自卫权将对日本海洋战略有着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如果不断“外溢”,将会直接牵涉到中国,因为随着中国与世界各国联系的日益加深,中国在印度洋与太平洋(这两个大洋是与中国经济发展和国家利益有密切联系的)上往返的经贸船只会不断增多,日本配合美国行使集体自卫权,尤其是配合美国的舰艇在印度洋与太平洋上行使集体自卫权,如果遇到突发事件,例如海湾或者马六甲海峡遭遇海盗等恐怖分子袭击、印度洋沿岸某国内乱引发国际社会干预等,日本有可能为了配合美国行使集体自卫权而对海上关键航线进行重点派兵,这明显是对中国在海上贸易利益的牵制与制约,到时不排除“讨价还价”,无形中增加了日本对华外交的谈判筹码。

鉴于未来日本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有可能导致国际形势(特别是印度洋与太平洋海域)变得更加复杂,中国应该提高警惕,未雨绸缪,做好各种应对准备。首先在联合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最权威的多边外交舞台,向世界各国说明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野心,向世界各国说明一个“完全不懂得反省侵略历史”国家是无权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而且一个“不懂得侵略历史为何物”的国家更不应该去“奢谈”什么“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其次,中国也应该广泛联系印度洋与太平洋沿岸相关友好国家,向国际社会宣示中国是和平、科学利用海洋,是为人类的共同家园——海洋做出自己应尽的贡献。另外,中国也应该适时扩大海军舰艇远洋训练的力度与范围,在未来海上关键航线遭遇突发事件时以备不时之需。(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学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