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旅游是内需亮点,也本是幸福源泉

十一黄金周对中国旅游业又做了一次相当极端的洗礼。各地很多著名景点人满为患,并且不断因人多发生冲突和摩擦。中国的旅游景点建设发展飞快,但面对游客的惊人增长,前者的成绩永远落后一大截。北京故宫本次黄金周的单日最高客流量达到令人咋舌的17.5万人次,这肯定是全世界人类文化遗产景点中密度最大的客流之一。

中国的旅游业在继续井喷,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这个国家加入中产阶层。旅游成为中国人新的时髦,并且带来我们社会特有的从众压力:当同事和邻居带着孩子去旅游时,你几乎也必须这样做,而且别人带孩子走多远,你就要带孩子走多远。

如果中国只有山东省或者浙江省那么大,问题要简单得多。在世界上很多小国里,大量中产阶级家庭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国界,他们的生活及旅游圈子就那么大。

中国人口比整个西方加起来还多,但历史名城和著名景点毕竟是有限的。所有中国人大概都想去一趟故宫和颐和园,都想走一走杭州西湖苏堤和上海的南京路。十几亿的人口一拨又一拨地拥向这些“一线景点”,当九寨沟等“偏远景点”补充进黄金周旅游的一线后,也迅速跟着“沦陷”了。

至少在未来十年内,中国黄金周里人们“花钱买罪受”的扎堆旅游将无解。旅游大军中将不断增加城镇化中产生的“新中产阶层”,旅游业的扩充也带来许多新从业者,这些人将增加黄金周旅游的摩擦,并会随着出境游将中国人的一些习性带向国外。

旅游需求是中国人消费需求增长最迅猛的部分之一,它既是中国社会的烦恼,也是内需的巨大亮点。中国人生活质量升级,旅游所占比重很高,它是幸福感的重要源泉。让人们减少黄金周旅游是很不明智的,那是对中国内需和国民幸福感的双重压抑。

中国不缺挣钱的人,更缺“愿意花钱的人”。旅游对于重塑中国人的消费心理具有突破性作用。但组织、发展好中国旅游业,又像解决中国的春运一样极具挑战。

带薪休假早于黄金周制度4年写进了1995年的劳动法,加强带薪休假制度作为缓解黄金周旅游的选择也已经提了好几年,但实际效果不佳是不争的事实。这不仅因为带薪休假难以落实,而且中国家庭大多夫妻都有工作,加上孩子上学,全家人能不困难凑到一起的时间只有黄金周。在五一黄金周取消后,十一黄金周对旅游的特殊重要性尤其无可取代。

让大家在黄金周休息好,玩好,那种不同寻常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往往会支撑人们好几个月。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家庭来说,旅游成为一年计划的最大亮点,对下一次旅游的期盼也成了很多人工作日子里自我鼓励的精神力量。

如果拥挤一时解决不了,门票过贵以及各种宰客行为却是各地通过强化管理可以改变的。靠门票致富是极其短视的算计。如果注意梳理就会发现,门票奇贵的地方都不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中国人实际上很大程度上习惯了拥挤,但被宰的痛苦对他们来说更加强烈。让黄金周的旅游市场更有序,会带来人们感觉上的舒缓。

此外不断有人呼吁应当恢复五一黄金周,这也是非常值得国家认真考虑的动议。取消五一黄金周决定于2007年12月,当时那样做有其道理。但5年过去,此一时彼一时,中国假日旅游的空前火爆在呼唤五一黄金周的回归。敢于迈这一步,是勇气,也是实事求是。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