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美国政府关门将一再上演

美国政府再次关门,引起各界关注。在表面上,这种关门的后果是有限的,只是联邦政府的局部关门,不是全局关门,既不影响国家核心功能的运行,也基本上不影响地方政府的运行。美国家大业大,尽管联邦政府赤字浩大,但中央并非没钱,只是在关于如何花钱的问题上,美国行政当局与国会之间意见发生分歧,暂未形成共识。

在深层次上,美国先父在缔造这个国家时,根据人性之恶论有意将政府打造成行政、立法和司法多元结构,形成在诸多国事决策中的层层制约——既有党派政治,又有府会牵制。这旨在避免因更多集权所产生负面决策的机会,但美国先父们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美国领导者为了一些重大治国理念差异,已把国家制度用到极端。如今的国会参众两院以及府会间由于党派纷争,已把权力制衡发展到恶性相争,以至于政府正常运行出现局部“停摆”。

美国一再出现这种问题,不仅反映了美国核心政治理念的尖锐冲突,而且反映了美国的制度与决策设计机制并不先进。就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竞争而言,在造成这次政府“停摆”的奥巴马医保法案问题上,赞成派民主党与反对派共和党各执其词,各有其理。对发达经济体而言,民众享有普惠式医保待遇并非异想天开,事实上这种制度在一部分国家已经实现,美国作为经济发达体却反而表现落后。美国民主党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不断推动全面医保,终于成功立法,这是美国民权的重要进步。奥巴马推动这一重大立法的成功,他很可能因此被定位成美国历史上最有成就的总统之一。

奥巴马立法成功既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在于随着社会财富的增长,财富二次分配更趋公平是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偶然性在于奥巴马立法需获国会两院支持,他很运气地得到了这些。小布什总统发起的伊战以及在他任内发生的金融危机,给了奥巴马与美国民主党天时人和机缘。

奥巴马医改的方向并无问题,但他推动的策略不免遭人诟病。奥巴马大可在医改法案通过之后暂不执行此法,而在国家经济复苏之后再对此予以激活。在美国正面临严峻的财政赤字、巨额国债以及中产阶级实际收入下降的困难时刻,他急于在任内就看到其立法开花结果的迫切,终于造成此时美国政府局部“停摆”的不堪。虽然美国共和党对此要负重要责任,但奥巴马本人无疑要负主要责任。他在这场政治博弈中缺乏妥协性与凝聚力。

即便如此,美国人还是不会去追究其制度设计的。那么,如果美国政府容忍低效,那是否可以改革其恶性制衡?看来不会。可以预言,这次美国政府“停摆”不会过分持久,但两党关于奥巴马医改的政争还将长期延续,下一次“停摆”的到来不会再等很久。▲(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